×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沙漠獅的艱難求生路:無窮無盡的沙漠盡頭,是豐盛的非洲海狗大餐

李超 2022/04/24
 

趣味動物世界專注於分享動物趣事的百科全書。陪妳一起看動物野蠻生長,感受不一樣的生命活力。 文/獨家記憶

 

位于非洲納米比亞西岸的納米比沙漠,這裡的氣候極為乾旱,每年降雨量常常不到10毫米。但獅子,這片大陸上最具標誌性的掠食者,已經在納米比沙漠中生存了數個世紀,長久以來的錘煉使得它們能夠適應這種超乾旱環境。

在納米比沙漠與大西洋之間,被稱為地獄之門的骷髏海岸,對往來的船隻來說可能是恐怖的代名詞,但對沙漠中艱難度日的獅子而言,卻是蘊藏著豐富寶藏的福地,因為骷髏海岸上棲息著大量的海狗和鸕鷀。

骷髏海岸的獅子和鸕鷀

早在1985年,學者Bridgeford就發文指出,1982年5月-12月,公園的獅子14次進食南非海狗,同時他還給出了獅子捕食白胸鸕鷀和南非鸕鷀的證據。此外,1985年,有人看到一隻成年雄獅在進食擱淺的長肢領航鯨。

然而好景不長,雖然獅子證明瞭自己具備征服沙漠極端環境的能力,但隨著人類對公園周邊地區的開發,獅子面臨前所未有的困難。

上世紀80年代,在這樣一個具有極高旅遊價值的地區,與海岸國家公園接壤的土地被人們用來發展收益有限且難以維持的畜牧業,隨之而來的獅子和農場主之間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

作為對獅子偷襲牲畜的反擊,農場主合法開槍打擊獅子,到1990年所有已知生存于公園的獅子全部被消滅。

納米比沙漠的獅子

1997年,一個約20只的沙漠獅殘存種群在納米比沙漠東部邊緣的山區被發現,多名專家參與的沙漠獅保護研究項目由此啟動。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有幾個因素有利于獅子重新回到公園:幾年來降雨量較大,野生動物數量在增加;納米比亞旅遊業的蓬勃發展為野生動物提供了裨益;當地人從野生動物旅遊項目中獲益;沿海的海洋生物資源豐富,獅子回到骷髏海岸的時機或已成熟。

納米比沙漠的獅子

學者Stander是研究沙漠地區獅子的專家,他和他的團隊長期在納米比亞西北部研究當地的幾個獅群,考察區域位于納米比沙漠,包括公園、旅遊特許區、社區和農場在內,占地面積總計51500平方公里。

由于上世紀80年代激烈的人獅矛盾,自1990年到2001年,獅子從這片地區消失了。隨著種群數量的恢復,2001年有幾個獅群再次擴散至該區, 到2002年初,Hoaruseb獅群的三隻母獅開始探索海岸線,獅子正式宣告回歸。

2012年這裡的獅子已經增加到五個獅群,活動范圍全都包括海邊。Stander團隊捕捉了這五個獅群的一些成年和亞成年獅子,裝上衛星無線電項圈來監測它們的動向和家域(即活動范圍)。同時,研究者們開車追蹤獅群,以觀察獅子的捕獵和進食行為,利用獅子的足跡和其它標記調查它們對海邊棲息地的使用。

結果發現,這五個獅群的家域面積平均為4726平方公里,面積是所有獅子中最大的。這不難理解,因為納米比沙漠北部的乾旱環境,決定了這裡的獵物密度相當之低,獅子們必須擴大活動范圍去搜尋不同生境內的獵物。

在五個獅群中,Hoanib Floodplain獅群和Uniab/Obab獅群尤其值得注意,它們會不定期地前往海邊,對沿海棲息地的使用率分別為5.4%和6.9%,遠超其它三個獅群(1.3-1.5%)。

獅子吃南非海狗

自獅子回歸海岸,它們首次以海生動物為食是在2006年3月,當時Hoaruseb獅群的母獅被觀測到進食一隻海狗。接下來的十年中,獅子吃成年海狗的次數總共九次,大部分發生在Hoanib河和Hoaruseb河附近,兩次在Uniab河,剩下一次在Huab河。九隻海狗有三隻確認為獅子捕食物,餘下六隻無法確定原因,有可能是獅子食腐。

南非海狗

直到2016年底,獅子吃海狗的記錄都是零星的,當地有多達四個海狗繁殖群落,無線電信號卻顯示獅子從未造訪海狗的繁殖地,它們根本沒意識到這是多麼豐富的食物資源。

到了2017年,情況截然不同,由于極低的降雨量,沙漠獅面臨困境,Hoanib Floodplain獅群和Uniab/Obab獅群開始把目光轉向海邊的獵物。

2017年4月,來自Uniab/Obab獅群的一隻體況較差的母獅開始在海邊捕食鸕鷀。在兩天內,它被觀察到捕捉並吃掉六隻白胸鸕鷀、四隻南非鸕鷀以及一隻成年棕鬣狗。接著,母獅沿著海岸南下找到一個海狗群落,開始捕食海狗,四個星期內它捕獵並消耗了至少八隻成年海狗。

獅子吃南非海狗

接下來我們說說Hoanib Floodplain獅群的三隻小母獅,它們自2017年3月起就以捕食海生動物維生,其經歷堪稱傳奇。三姐妹年僅一歲時,母親去世于自然原因,在饑餓和絕望下,無依無靠的小獅子們孤注一擲,找到了出路,它們越過沙丘遊到附近淡水泉的一個島上。在這個小島上,小母獅們開始趁著夜色捕獵棲息在島上的鸕鷀。隨著技巧更加嫺熟,更多的濕地鳥類成為它們的狩獵對象,包括火烈鳥和赤嘴鴨。

獅子捕鸕鷀

南非鸕鷀

同時,當地大量的南非鸕鷀和白胸鸕鷀為小母獅提供了可靠的高營養價值食物。當母獅們沿著海岸線追獵大群的鸕鷀時,更美味的獵物進入它們的視線,那是一群在岸上休息的南非海狗。

起初獅子們只是進食在海灘上發現的海狗遺體(5次),接著它們更進一步,2次從棕鬣狗嘴裡搶走海狗。2018年早期,母獅們不滿足于食腐,已經開始自己捕海狗,最初它們只針對不到一歲的幼年海狗,隨著經驗的增長它們轉向捕食超過50公斤的海狗,包括一些成年母海狗。

獅子吃南非海狗

通過為期62天的目視觀測以及2017年5月-2018年11月間的足跡調查,母獅們總共吃掉八個不同種類的89只動物。 其中60只鸕鷀,18只海狗是其食譜的最主要部分。

這89只動物差不多可以提供母獅701公斤的可食用生物量,而包括海狗、鸕鷀和火烈鳥在內的海生動物 占獵物總數的90%,提供多達86%的生物量。有許多次母獅被觀測到在潮間帶探查淺水中的物體,但無法確定它們是否有攝入其它海洋生物。

考慮到整個觀察期間海生動物在獅子食譜中所佔據的巨大比重,這次重回骷髏海岸的沙漠獅,已經充分意識到海生資源的重要性。

在納米比沙漠的乾旱環境下,變數極大的降雨模式和難以預測的獵物分佈迫使獅子必須在困境中開闢新的求生之路,而沿海豐富的海洋動物對它們而言簡直是雪中送炭。

獅子和火烈鳥

這裡的獅子似乎尚未到達極限,海狗和鳥類已經成為它們的犧牲品,而它們還在沿著潮間帶不斷探索中,未來沙漠獅也許能夠學會捕食貝類、螃蟹或海龜等其它海生動物,無論怎樣,這種突破性的飲食習慣已成為獅子在傳統陸地獵物匱乏時渡過難關的最大倚仗。

了解動物知識,關注動物博覽。

今天的動物趣事就到這裡了,如果你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趣味動物世界←全世界有趣的動物都聚集在這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