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喜歡水的河馬,不懼獅子和尼祿鱷,卻怕草原象?看草原象怎麼對它

天空之城 2021/12/07

在遼闊的非洲大地上,這裡雲集了眾多動物「高手」,有「草原之王」獅子,靠團戰聞名天下,有「非洲二哥」斑鬣狗,一招「掏肛」技術練得爐火純青。還有「水中霸主」尼祿鱷,現存地表最強的非洲象,它們也不好惹。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水陸兩栖的神獸,上岸能暴揍獅子,下水能硬剛尼祿鱷,它就是鯨魚的「遠房表哥」——河馬。

河馬實力超群,不懼獅子和尼祿鱷

噸位只是它的絕對實力,它還有一個粗碩的頭,一個特別大的嘴,尤其是嘴,輕輕鬆松就能張開90°,發怒時, 能張開到恐怖的150°,一個直徑超過70公分的大口,勝過陸地上任何動物。

它的牙齒也驚人, 粗大的門齒和犬齒堪比大香蕉,鋒利無比,最長可達75公分,它的下門齒類似于鐵鍬向外生長,最長可達70公分,大嘴加大牙,能 爆發2000公斤的咬合力,這是它進攻的犀利武器。

不過,河馬的牙齒太稀鬆了,也只能上下張合,並沒有 前後左右移動撕咬的能力,也不能咀嚼和咬碎食物,只能含住獵物不鬆口,用超強的咬合力不斷施加壓力。

在防禦方面,它靠著光滑無毛的皮膚,迷惑了很多動物, 河馬皮膚的厚度可達5cm,它受傷,才是真正的「皮外傷」,除了同類牙齒的刮傷外,很多動物都很難咬穿它的皮膚。

河馬多數為群居動物,在陸地上活動時,只要不落單,獅子、斑鬣狗、野狗等食肉動物,見了河馬也不敢輕易上前。

河馬雖然體大笨拙,智商感人, 但實力擺在這裡,比如獅群在短時間內制服不了河馬的話,就可能迎來其它河馬的衝撞和啃咬,這種局面,是獅子不想看到的。

斑鬣狗和野狗們更 不敢上前招惹成年且健康的河馬了,誰也不想被一口震斷或一腳踩斷脖子或脊骨。

尼祿鱷也經常上岸活動,它的背景也很強大,它的祖先是以恐龍為食的史前凶獸恐鱷,不過岸上的它在看見河馬後,大氣都不敢喘。

首先,尼祿鱷1噸的體格顯得有點小,其次,它最高17公里的時速,在陸地上跑不過河馬,唯一拿得出手的咬合力(1200公斤左右),要和「死亡翻滾」形成「組合技」才能發揮最大功效。這顯得很尷尬,即使它咬住了河馬,奈何翻不動,它只能仗著同樣皮厚的防禦(4~5cm),和河馬形成對峙的局面。但是河馬的獠牙是尼祿鱷招架不住的,只要被河馬咬住柔軟的腹部,即使不交代,也要「閉關」數月養傷。

河馬如果下了水,就更無敵了,領地意識超強的它,絕對不允許其它動物在自己前面瞎晃悠, 在淺水區的尼祿鱷,只能騰出地方溜之大吉。

如果到了深水區,就是尼祿鱷報仇的時候,因為, 在深水區活動的河馬,它的小短腿很難碰到地,沒有抓力點,尤其水中還有浮力,河馬的噸位反而成了累贅。

這時,尼祿鱷會不斷地騷擾式進攻,只要 咬住河馬的小短腿,唯有快速折斷的情況下,才可能在水中耗死河馬,不然,河馬一旦掙脫,尼祿鱷將無計可施。

尼祿鱷既然是「水中霸主」,當然有報復河馬的方式。當它打不過健康成年的河馬時,它就會呼叫隊友, 專門去對付河馬群中的老弱病殘。尤其是小河馬,是尼祿鱷經常攻擊的物件,一旦被成年河馬發現,它們就逃竄到深水區,河馬追不上。

圖:鱷魚欺負小河馬

為了爭奪領地,尼祿鱷和河馬是一生之敵,你來我往,互相傷害,誰也討不到便宜。

河馬實力斐然,但它長時間不下水,就是「挨啃的小天使」

河馬生活中的 覓食、交配、產仔、哺乳都在水中進行,但是它居然不會游泳,這就是祖先石炭獸的不對了。河馬表示,祖先太偏心了,你把游泳技能都傳授給了「遠房表弟」鯨魚,你又不讓我完全上岸生活,你不知道靠我的小短腿,在水中是很吃力的嗎?

石炭獸才不管這些,屁話不要多,有能耐就去找「表弟」學習啊!河馬吐吐舌頭,算了,我認栽!

所以, 河馬在水中並不是「遊」,而是腳踏實地的「走」,還別說,它在水裡還能保持12公里的時速,不錯了。當不想走了時,只需要後腿一蹬,「咻」的一下,就冒出水面了。

祖先給河馬也施加了太多禁錮。

首先,河馬負責吸收水分的結腸很短,而且沒有盲腸, 喝下的水吸收率低,一次排便就能排出90%的水分,不及時喝水就意味著脫水而死。

其次,因為河馬牙齒的缺陷,它進食時, 多數靠嘴裡的肌肉碾磨,少數為生吞,之後依賴前胃中共生的消化菌群消化植物。所以它的代謝率很低,為了好好消化食物,就只能待在水裡不動。

然後, 沒毛的河馬皮膚是十分嬌嫩的,在陽光的暴曬下,很容易龜裂和「流血」。其實這不叫流血,這是它皮膚自動分泌的防曬霜、保濕霜和抗生素,這是一種酸性色素,算是給皮膚施加的最後一道防禦了。

最後,白天時,河馬在陸地上容易頭腦短路,估計是陽光暴曬後缺水導致,所以,它喜歡迎著月光上岸覓食。可是,獅子和斑鬣狗也是「夜貓子」,如果不期而遇,被這些食肉動物圍攻, 只要拖住不要它下水,河馬很容易脫水倒下。

屆時, 脫水後的河馬就成為了「挨啃的小天使」了。靠著皮厚能扛過獅群的一波攻擊,幸運的話,硬扛著移動到水邊,可能會逃過一劫。但 面對「掏肛小能手」斑鬣狗就不一樣了,斑鬣狗會不斷地撕咬河馬的肛門,這裡很柔軟,在幾番操作下,河馬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吃了。

武力值拉滿的河馬,不管是在水裡還是在地上,見了草原象只能認慫

河馬一旦暴走,在水下可以硬剛尼祿鱷,在岸上可以暴揍獅子和斑鬣狗,連犀牛也不怕,可河馬見了草原象,腿腳就會不受控制地發軟。

我們來看看草原象的武力值。

草原像是陸地上現存最大的動物,平均3~4米的肩高,配上5.5~8噸的體重, 河馬是SUV的話,草原象就是重型坦克。

草原像是食草動物,每天進食需要16~20小時,一天就能消耗225公斤食物和50升水。所到之處,猶如蝗蟲過境。

關鍵河馬也愛吃草,當它見了草原象時,只能恭恭敬敬地說一句: 「象哥,您慢用,我走了!」

重點在于,一些長期單身的草原公象,它們的情感無處宣洩,當雄性激素壓制不住時,就變得狂暴不講理,逮誰打誰。 河馬長得又醜,只能沖上去暴打一頓。

河馬表示很冤枉,我都把食物讓給您了,您居然還不放過我。不能再忍了,同樣失去理智的河馬準備反擊,沒想到 公象只需大腳一踩,河馬就可能要拜拜。

大象的這招暴擊的必殺技叫 「死亡踏(地獄砸)」,不光河馬(5cm皮厚),犀牛(皮厚3cm)、尼祿鱷、獅子等所有陸地動物,都無法笑納。

即使河馬主動逃離,公象也可能沖上去暴揍,大象的噸位,配上時速為24公里的衝擊力,追上來就是暴擊。一個象鼻就能掀翻5~6噸的物體,一對象牙就能捅穿小汽車,這種被重型坦克碾壓的感覺, 河馬只能被打得四腳朝天,奄奄一息。

被大象天敵壓制的河馬,即使來到了水中,它也不敢隨意亂動。大象在喝水時,河馬只能屏住呼吸,緊盯著大象的一舉一動,只能在心中默默念叨,象哥,您慢一點,別嗆著。

大象的殘暴,並不是只針對河馬,犀牛才是最慘的。

據統計,在1990年至2001年的匹林斯堡國家公園和南非 Hluhluwe-Umfolozi 保護基地,一共發生了63起大象襲擊犀牛的事件。其中不乏單身了很久,性情暴戾,看犀牛也眉清目秀的公象,做出了犀牛與自己交配的行為,犀牛如果反抗,當場打死。

草原象,這樣真的好嗎?當河馬知道犀牛的遭遇時,只能默許一句,「犀牛哥,我和您相比,還是您受委屈了!」

總的來說

領地意識十分強的河馬,脾氣很火爆,誰惹怒了它都沒有好果子吃。雖然沒有像「表弟」鯨魚一樣,成為一方霸主,但仍然靠自己無與倫比的技能,馳騁在非洲大地上。

據非洲莫三比克地區統計的資料顯示,每年死于鱷魚的人類最多,第二到第四位,每年在大象、河馬和獅子三者中輪換。由此可見,河馬很危險!

最後,我想說,河馬是世界上唯一一種水陸兩栖的有蹄動物了,它最大的敵人是人類,切莫過于傷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