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跌入「進化的死胡同」,獠牙不用來戰斗,卻用來「扎穿自己頭骨」的野豬!

黄朔 2022/07/12

為了適應環境,生物在長期的演化過程中會想方設法優化身體特征,這些特征幫助它們生存下來。

然而,有些物種可能會使勁過了頭,把特征變成累贅,但是很少有物種會用自己的身體結構來傷害自己的,來自印度尼西亞的鹿豚做到了這一點。

它們的獠牙隨著年齡增長而變長,從上顎處刺穿皮膚而出,有意思的是,穿出皮膚后,如果壽命允許,還會繼續扎進眼窩處的頭骨!

如果有人要給動物的最不合理結構排名的話,我必須給鹿豚的獠牙投一票!

圖為:三種不同鹿豚

鹿豚是是獨立進化的物種

鹿豚是豬科的野生成員,這個從它外形上也很容易辨別出來,如果覺得鹿豚名字比較陌生的話,我們可以親切地叫它們為野豬。

但它們和其它豬有許多不同,鹿豚有著復雜的的兩腔胃,這完全不是豬應該有的胃,它們的胃更像是反芻動物,這是因為它在進化的早期就從其他豬科中分支出來了。

它們在印度尼西亞群島的沼澤和雨林中獨自演化,由于島嶼的孤立和隔離,目前已知的有四種不同的鹿豚。

大約在3萬年前,就已經有人類祖先來到這片島嶼,并發現了鹿豚,雖然它們長相挺兇的,但是性格卻挺友好的,現在動物園里的鹿豚看到人還會像狗狗那樣開心地搖尾巴。

所以不出意外,它們和其它豬一樣成為當時移民的主要捕獵對象。

圖為:雌鹿豚并沒有獠牙

四種鹿豚都有著顯著的獠牙,有些是光禿禿的白色身軀就像家豬一樣,有些擁有棕色和黑色的皮毛就像野豬一樣。

但就獠牙而言,西里伯斯鹿豚絕對是最獨特的(其他三個分別是:馬魯古鹿豚、托吉安鹿豚、伯拉巴圖鹿豚),也是它的獠牙會二次傷害自己,這對獠牙也讓它成為鹿豚的代表。

獠牙(犬齒)是雄鹿豚的主要特征,雌鹿豚并沒有,傷害它們自己的正是上犬齒,正常動物的上排牙齒都是向下生長的,鹿豚奇怪的上犬齒是向上生長的,而犬齒齒根和正常動物一樣也在嘴巴里面, 這意味著它們的上犬齒需要依次穿過口腔、皮下脂肪,然后穿透皮膚而出,完成第一次傷害

不要以為穿出去就了事,這兩顆牙齒隨著年齡的增長將不斷生長并彎曲,最終可能會[插·入]鹿豚的眼窩和顱骨,完成二次傷害。

為什麼鹿豚的獠牙會如此奇怪?

你可能認為這種「自己都不放過」的獠牙是用來戰斗的,那你就錯了!

其實早期生物學家都是認為這對獠牙是雄性之間爭奪交配權和捍衛領地用的,但直到觀察了無數遍它們的戰斗后,不得不否定了這個假設。

圖為:鹿豚打架是這樣的

這貨戰斗的時候就像有意躲避獠牙碰撞一樣,它們利用后腿做支撐,前腿高高抬起,就像一個笨拙的拳擊手一樣戰斗,幾乎沒獠牙什麼事。

它們也確實無法用獠牙來戰斗,因為它們的獠牙太脆了,劇烈的碰撞就很容易斷掉。

那它們干嘛長這樣一幅六親不認的獠牙呢?

很簡單,吸引異性!

自然界的性選擇是一種奇怪的現象,它導致了動物王國中許多古怪的適應性變化。

鹿豚的獠牙可能就是這種現象的「犧牲品」,它開始可能確實是為了戰斗而演化出來的,有著強壯獠牙的鹿豚能夠更好地生存,因為這對獠牙很明顯有很好的防御效果,于是它們的基因更容易延續下來,而雌性也更容易被這樣的特征所吸引。

但是在歷史某個節點,這群動物變得十分安逸,再也沒有任何天敵了,這樣強壯的武器可能就沒有太大的必要了。

鹿豚就是這樣的,它們在島上沒有任何天敵,群居的生活甚至能保證它們幼崽都沒什麼天敵,所以它們的獠牙變成了擺設,變成了純吸引異性的特征。

按照這樣走下去的話,獠牙這個特征就會越來越夸張,鹿豚的獠牙和孔雀的尾巴有異曲同工之處,就像進入了進化的死胡同。

但是,事情真的要到傷害自己的地步嗎?

為什麼獠牙會傷害到自己?

我看到很多文章寫到鹿豚會用自己的獠牙殺死自己,或者壽命允許的話它們可以做到這點,我查閱了一些資料,并沒有任何一份資料上有說鹿豚會因為這個而死的。

野外的鹿豚差不多能活10年的樣子,這個時間不足以扎到自己,而圈養狀態下它們可以活20年,有點危險,但沒有因此而死的。

不過,它們的獠牙確實可以扎穿它們的顱骨,并在顱骨上留一個洞。

但給自己扎個洞又有什麼關系呢?特別是這時候的它們年事已高,它們早已通過這對有趣的牙齒得到交配權,并繁衍了后代。

其實很多動物都有類似的情況,本來優勢的特征,最終變成了累贅,但是只要這個特征在該物種性成熟階段是具備優勢的特征,那麼就很容易保留下來。

鹿豚的獠牙生長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它們在性成熟期間已經通過這一特征獲得交配權,之后要怎麼長就變得次要了。

另外,并不是所有的鹿豚都能這樣準確地扎入顱骨的,很多也是長歪了的,估計長歪了的這些相當于人類世界的齙牙。

最后

很多時候,島嶼孤立的環境下經常會創造一些刷新我們三觀的物種,它們和我們平時見到的生物完全不同,但是它們確實存在。

鹿豚是雜食動物,生命力十分完全,不過現在已經成為瀕危物種了,因為森林的砍伐太嚴重了。

希望對它們的保護能跟上,不然以后的人都不敢相信自然界還有一個這麼「狠」的角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