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喜馬拉雅出現灰腹角雉,頭上長犄角,「107年才找到1只」,專家甚至認為它早已滅亡‍‍!

陆凡 2022/06/12

墨脫位于喜馬拉雅山脈東段南麓,東、西、北三面環繞著雪山,山高谷深,山巒起伏,地勢險峻,森林廣布;又地處雅魯藏布江大拐彎下游,印度洋的暖濕氣流沿此通道北進,帶來充沛的降水和熱量,形成了豐富的原始森林。

林下植被茂密,為孟加拉虎、云豹、大靈貓、豹貓、馬來熊、黑熊、豺等野生動物提供了多樣化的棲息地;大鵟、喜山兀鷲與孔雀雉經常在這里覓食。

有趣的是,這里還有一種長「犄角」的鳥。大家知道,牛羊都長有犄角,羚羊與鹿也長有犄角,很少聽到鳥的頭上還能長出「犄角」來。喜馬拉雅山脈東段南麓這種有「犄角」的鳥,名叫灰腹角雉,數量極其稀少。

01灰腹角雉現身墨脫,107年才找到1只,專家甚至認為它早已滅亡‍‍

據《四川動物》報道,在喜馬拉雅山南坡的墨脫縣背崩鄉,有人路過時發現1只奇怪的鳥,它走到路中央,東張西望,可能在覓食,見到人來,急忙躲進旁邊的灌木叢里。后來經過專家鑒定,這只鳥原來是灰腹角雉,屬于藏南亞種,看模樣是只成年雄鳥。

這是建國以來,在中國首次發現野生灰腹角雉藏南亞種,也說明了在我國境內灰腹角雉藏南亞種并沒有像別人謠傳的那樣已經滅亡了,應該在背崩鄉至少棲息著灰腹角雉的一個種群,說不準還有幾個種群。

1914年,英國鳥類學家在西藏達旺地區發現了灰腹角雉,而且還抓到1只,作為標本,并將它命名為灰腹角雉藏南亞種。此后的107年里,它似乎銷聲匿跡了,沒有人發現它,也沒有人拍攝到它的相片,無任何確切的觀察記錄,甚至連國外的專家都認為它已經滅亡了。

直到2021年,它又無緣無故出現了,這可樂壞了動物學家,終于可以證明了該物種仍存活在西藏東南部的自然生境中。

02喉部長肉裙,像「壽」字,頭上隱藏著一對肉質犄角

灰腹角雉,別名壽雞,又叫灰斑角雉,隸屬雞形目雉科角雉屬,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很多人把它看成吉祥的象征。

它的兄弟紅腹角雉,大家都知道,沒啥稀奇的;但是,灰腹角雉是一種比較特殊的角雉,在野外十分罕見。

雄鳥的體型比家雞大,體長65-70厘米,尾長18-22厘米,體重3.2-3.8斤之間;雌鳥體小,雌性體長53-58厘米,尾長17厘米左右,體重2-3斤。

雄鳥外表十分華麗,頭頂有長長的冠羽,前額、頭頂、耳羽、頸側連接有帶狀黑色斑塊,脖頸羽毛呈深橙紅色,橙紅色頸及眉線與黑色頭部形成很明顯反差。

臉裸出部呈金黃色,背上羽毛有咖啡色圈斑間套白色小圓斑,各羽端散布著大小不一的卵圓形的斑或黃斑,每一個圓斑還鑲著寬寬的黑邊;腹羽均為鱗斑狀的煙灰色,與紅腹角雉有明顯區別。

最為奇特的是,它的冠羽下隱藏著一對翠藍色的肉質犄角,這對犄角平時看起來很短小,被冠羽掩蓋著。一旦發情,犄角就會充血膨脹,向上直豎,長達10厘米,微微地顫抖著,就好像在閃著翠藍色的光芒。這在鳥類中,極為罕見。

喉部還長有一個與眾不同的肉裙,平時能夠縮聚起來,一點兒也不顯眼,發情的時候,肉裙會突然充血膨脹,在胸前展開。肉裙顏色鮮紅,帶有藍色條紋和斑點,看上去很像在大紅紙上寫著繁體的「壽」字。

03十分機警,善奔走很少飛行,叫聲「哇哇」似小孩啼哭‍‍

灰腹角雉藏南亞種只分布在喜馬拉雅山脈東段。國內主要分布西藏南部、東南部的察隅、錯那、墨脫等地;國外則分布于不丹東部、緬甸及印度阿薩姆。

它們棲息在海拔1500-3000米的山地常綠闊葉林中,尤其是林下植被發達的溫暖潮濕常綠闊葉林或針闊混交林原始林,在冬季則下到600-1500米的低山地帶越冬。

經常在植被茂盛的山谷地帶、山坡上的杜鵑林及灌叢中覓食,一般單獨覓食或成對活動,冬季則集成2-5只的小群活動,也有10只聚集一起,不過很少見。夜晚則棲息于樹上,清早則滑翔下地活動。

它們生性十分機警,也善奔走,一般很少飛行。受驚后就快速奔跑,躲進密林和灌叢中。只有到了不得已的時候,它才會張開翅膀飛行,但飛行的距離也就三四米遠,每次飛行不遠立即又落下.

雄鳥的叫聲很響亮,而且還很具挑戰性,炫耀時會發出「gock……gock……」的叫聲,很像雙角犀鳥在叫;雌鳥的叫聲卻很低調,發出「哇哇」聲,好似小孩在啼哭。

基本上在林下地面覓食,有時也飛到樹上找蟲子。灰腹角雉不挑食,經常以嫩葉、漿果、草籽為食;偶爾也打打牙祭,找一些昆蟲、小蛙來改善伙食。

全球最瀕危的物種,僅有2500只,藏南亞種不足500只‍‍

灰腹角雉是角雉屬里最瀕危的物種,目前灰腹角雉的2個亞種在野外數量都非常稀少,整體生存現狀并不樂觀,藏南亞種更加稀少。

根據IUCN統計,灰腹角雉的野外種群數量為2500只左右,其中,藏南亞種不足500只。灰腹角雉之所以瀕危,有其自身的生態因素,然而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其棲息地受人為影響,而遭遇滅頂之災。

其一,棲息地逐漸喪失。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灰腹角雉的棲息地遭受到了破壞,它們的棲息空間也大幅度縮小,導致灰腹角雉所處的高海拔棲息地并不連貫,這種割裂對物種種群分化產生一定影響。

其二,當地村民放火燒山,一定程度上破壞了灰腹角雉棲息地的自然環境,且當地村民有狩獵和伐木的傳統,從而影響灰腹角雉的生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