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非洲野外草叢探出一張「美人臉」,大眼睛長睫毛,是我見過的最美動物!

黄朔 2022/07/06

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我們的車停了下來,車上傳來一陣輕聲的驚呼聲,林中出現了一種可愛的生物。但這聲驚呼不僅是為那生物的可愛而驚嘆,更是因為,我們剛剛才路過了一群母獅。這里離母獅休憩的地點不過二三百米,那個小東西就站在那里。

「That’s a baby antelope!」前排的法國人艾利克斯說道。那的確是個小家伙,來到克魯格,除了鳥類,幾乎就沒見過什麼小型生物。大象、犀牛移動著山丘般的身體從車旁碾過;非洲水牛以數倍于普通牛的體型讓人望而生畏;獅子、花豹像貓一樣踩著悄無聲息的步伐,舔著前爪,那厚碩到與體型不相稱的爪子能在須臾間讓所有靠近的人或生物明白,它們是放大百倍的貓咪,與貓咪的相同點也僅限于形態;就連蟲,也比平常見到的相同種類大了許多。

不遠處的獅群

但這個小東西是真小,它肩高不超過60cm,四條細細的腿像竹枝一樣,但對于撐起這樣一具小軀體,倒也綽綽有余,它穩扎地站在草叢中,長長的脖子上頂著一個小腦袋,兩根尖細的犄角直立于頭頂,小尖臉上撲閃著一雙大眼睛。相對于它的體型,那雙眼睛大到不可思議。那是一雙美麗的黑色杏眼,濃密的長睫毛分布在上下眼瞼,兩道白色的「眼影」點綴在眼眶周圍。同樣黑亮的還有它的鼻頭,鼻頭上有一道煙灰色的條紋,像是刻意描畫出的鼻翼陰影,鼻頭下一張小而上翹的唇線在白色的吻部勾勒了出來。引人注意的還有那雙奇大的招風耳,高高地支在頭部兩側,里面鋪滿了如同指紋般的棕色花紋。它通體橙黃,和周圍長草的顏色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但一旦發現它,它便在視野中熠熠生輝。

這個小東西從鼻頭到蹄尖都美到難以置信,但它不是一只「baby」。這是一只成年雄性小巖羚(steenbok),在克魯格國家公園廣泛分布,可我在克魯格的那幾天,這是見到這種小生物的唯一一次。它們喜歡活動在灌木叢中,以此為掩蔽,當周遭溫度升高時,小巖羚通常會在躲在陰涼處,就像現在這樣——此時正值午后,一天中最炎熱的時刻。

天熱的時候小巖羚喜歡這樣伏在陰涼處長草間

小巖羚的大眼睛和大耳朵賦予它們極好的視力和聽力,能遠遠地發現掠食者。顯然,這只小巖羚在我們看到它之前就已經發現了我們,但它沒有立刻逃走,而是慢慢地低下頭來,藏在草里觀察。它將小腦袋埋在草里,四條腿由低下的頭頸牽拉著慢慢向兩側分開,瞪著那對大眼睛半張開嘴觀察著。

它有著所有羚羊的機警和神經質,但這種生物無論展現出何種狀態,都符合人類對「可愛」和「微笑」的定義。然而此時它「笑」不出來,這只小巖羚很緊張,畢竟,想要在非洲野生大地上生存,這小小的身板兒需要躲過一切神出鬼沒的大貓,還有斑鬣狗、黑背胡狼、雜色狼、蟒蛇甚至鷹。面前這個長著四條圓腿,六個齜牙咧嘴發出怪聲音腦袋的怪物在它看來也絕非善類吧。因此在這生猛的野生大地上,你見到的任何非人類的「微笑」都飽含危險的意味,帶著某種異端的緊張感。

「咔嚓!」不知是誰的手機忘了靜音,拍照時發出了巨大的聲響,那聲音傳到那對向兩側支起的大耳朵里,一定如炸雷般,它觸動能啟動那臺快速蹦跳奔跑的精密機器的按鍵,那只小巖羚一激靈,一個轉身,破草而出,呈「之」字狀蹦跳著落荒而逃,不時地停下來回頭張望。在躲避掠食者時,它們也采用這套方法,能躲則躲,不能躲再跑,三十六計,躲為上,即使在逃跑的過程中,也會跑跑停停,一旦能躲,絕不再跑。

這種跑跑停停的方式在人類看來是逃命的大忌,但別忘了,在克魯格野生大地之上,生存著大量的小巖羚。也許,這大忌僅僅之于人類,而在生存的博弈中,嬌小的小巖羚進化出了這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來彌補體型上的不足。畢竟,優勝劣汰在動物的世界里是永恒的法則,雖嚴苛無情,卻絕對公正。對于光明磊落的對壘,動物的見解遠勝于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