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吃草就長肉,繁殖能力驚人,為什麼兔肉沒有成為人類的主要肉類?

陆凡 2022/06/21

我小時候生活在農村,那時候基本挨家挨戶都會養一兩只兔子,印象最深的就是每隔一段時間會有專人來收走兔毛,被拔掉毛發的兔子看著特別虛弱。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兔子的養殖好像變得越來越冷淡,它并沒有像其它家畜那樣被大規模養殖,所以我們在菜市場上很難買到兔子肉。

我查閱了一些資料,從兔子真正被馴養,到后面幾次的推廣養殖,其實情況基本都差不多,都是在經濟比較差,肉類供應嚴重不足的時期,人們把這種吃草就能長肉的家畜當作一種替代肉養殖。

雖然,在世界各地都一樣,兔子是古代獵人打獵的主要對象之一,但兔子真正被人類馴養的時間并不是很長。

現在普遍認為,野兔最早是在公元 600 年左右被法國僧侶馴養的,其目的是作為四旬齋期間肉類的替代品。

然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曾大力推廣過兔子的養殖,其原因也是食物短缺,兔肉被當作普通老百姓蛋白質攝入的替代品。

也正因為如此,兔肉在歐洲直到今天還被扣一個「窮人吃的肉」的帽子,不是特別受歡迎。

在中國,情況也是差不多的,兔子在農村被養殖最普遍的階段,也是在食物較為短缺的時期。

那麼問題就來了,兔子肉明明可以當作其它肉類的替代品,為什麼至今沒有人大規模養殖兔子,并把兔肉推為主流的肉類呢?

兔子驚人的繁殖能力

如果給兔子一個優質的生存條件,它們絕對有能力搞出驚人的破壞力,因為它們的繁殖速度實在太驚人了。

眾所周知,澳大利亞存在嚴重的「 兔患」,甚至直到今天在某些地區普通居民養殖兔子都是違法的,除非你是魔術師。

而這一切都起源于一位富有的移民——托馬斯·奧斯汀,他是一個狂熱的打獵愛好者,但是當時的澳大利亞并沒有太多適合的獵物。

于是,在1859年的時候,他讓自己的侄子從歐洲帶了幾只兔子過去,并放生在野外,希望這些放生的家兔能夠在澳大利亞野外繁衍下來。

但由于這些 兔子來自不同的品種,它們的雜交后代非常適應澳大利亞的氣候和環境,所以瘋狂增長。

在奧斯汀放生后的10年時間內,澳大利亞的兔子已就變成了生態災難,并導致一系列的經濟損失,以及當地的物種滅絕。

圖注:一推兔皮

雖然,當地居民每年都要獵殺200萬只兔子,但是這完全無法控制兔子的種群,據信1920年的時候,兔子甚至達到峰值的 100億只

澳大利亞不得不采取更極端的措施——投放粘液瘤病毒(一種兔子致死率極高的病毒)來控制兔子數量。

圖注:澳大利亞獨有的防兔圍欄

但即便如此,兔子數量依然沒有完全被控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兔子已經進化到超強的繁殖能力。

對于家兔而言,一般5-6個月后就成年并擁有生殖能力,平均妊娠期只有31天,一次可以生產1-12只幼兔。

而且,最有意思的是, 它們在生產后幾個小時內就可以重新懷孕,等這一胎斷奶的時候,下一胎正好出生,它們一年四季都可以繁殖,一點都不會浪費時間。

平均而言,一只雌性兔子一年可以生產60只幼兔,而且它們的生殖能力會一直持續4年左右。

剛出生的小兔子,圖源:Photographs

既然兔子長得快,繁殖能力又強,放野外都能泛濫成災,那麼為什麼沒人大規模養殖呢?

兔子不適合被馴化

兔子被端上餐桌的時間肯定比想象的要早很多,在人類狩獵采集時期,兔子可能就已經是主要的狩獵對象之一了。

但是就像我們前面說的,它們被真正馴養的時間卻不是很長,其實原因很簡單, 兔子不是特別適合被馴化

首先, 兔子非常活躍,且容易受驚

由于兔子是許多食肉動物的獵物,所以它們變得非常好動,必須吃一陣子就換個地再吃一陣子,時刻準備逃跑。

很多動物都是因為這種容易受驚的特征而沒有被我們馴化的,因為它們很難適應我們的社會。

狐貍沒有被馴化就是太容易受驚,圖源:Gunill

其次, 兔子還很挑食。

雖然兔子可以吃很多種不同的草,甚至是干草也沒問題,但它們不吃我們的副產品。

比如豬和狗,最初馴化的可能性都是因為它們不太挑食,我們吃剩下的東西都可以給它們吃,而兔子不會吃我們吃剩下的。

第三, 兔子飼養場所要求也高。

兔子沒法像蛋雞那樣關在只能容下一個身位的籠子里統一飼養,也沒法像牛、羊、或者鴨那樣統一放養,它們會逃跑,而且即便用圍欄圍起來飼養也不行,因為它們還會挖洞。

這些問題可能都會隨著馴化時間的推移而逐漸改良,但現在才1000多年,兔子明顯還不適合規模化養殖。

實際上,即便兔子完全被馴化,并符合規模化養殖,但養殖兔子的經濟效益也不會很高。

兔子耳朵可以幫助散熱,圖源:Andy Rea

養兔子的經濟效益較低

所有兔子都會排出兩種不同類型的糞便,一種是是比較硬的,還有一種是軟的,軟的那種被排出后,兔子會重新吃掉,二次吸收營養物質。

它們之所以要這麼做,其實原因也非常簡單, 草的營養物質非常有限,且難以消化,這也是食草動物需要不停吃草的原因。

但這會給養殖戶帶來麻煩,養一兩只還好,如果養得多的話,那草的供應可能都會成為問題,特別是兔子真的很難放養。

另外,你會發現陸地上的大型動物大多都是食草動物,其中一個原因也是 食草動物的食物沒什麼營養,它們需要增大體型來降低形成代謝

兔子的體型比較小,所以它們的新陳代謝非常快,同時由于它們為了躲避捕食者而被設計成異常活躍的特征,讓它們的能量消耗非常巨大。

相同一公斤牧草 ,牛和羊可以轉化的肉實際上會比兔子多很多,所以養兔子如果只是為了吃肉的話,那麼它們確實不是特別經濟。

這一點還是家豬做得最好,它們什麼都吃,還吃飽了就睡,食物都變成了膘,多好!

其實 ,不僅養殖的經濟效益差,兔子還特別脆弱

家兔種類繁多,有一些體型很小,圖源:Mike P

兔子應對各種生存壓力時,它們只有一個終極大招——加大生殖力度,只要更多、更快地繁殖,那它們就不用擔心自己的基因無法延續,所以它們并沒有被設計成擁有很強的抗病能力。

有許多疾病對兔子來說都是致命的,有時候受到驚嚇都可能絕食而亡,所以如果規模化養殖的話風險會很高,一不小心可能就一窩端了。

圖注:兔頭比較受歡迎

最后

很明顯,一種風險高、且經濟效益不理想的家畜,很難被養殖戶認可,也不太可能去改良它們的基因。

也正因為如此,兔子肉很難成為一種主流的肉類,除非有一天它真的非常受歡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