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猩猩被獵豹鎖喉去世,32名地主黑猩猩無聲守靈6小時,族長親自為她整理儀容,儀式結束後夜晚被豹子吃掉

獨家記憶 2021/09/02 檢舉 我要評論
 

草原上動物的生存之道,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我們都會驚嘆於大自然,慶幸自己看到了真實的動物世界,和我一起走進自然,看動物的野蠻生長 文/獨家記憶

 

說起靈長類,最容易浮現的還是猴子、尤其是峨眉山那群令人不喜的猴子,或是靈長類之光狒狒,或是影視劇中的金剛。今天就從最後一個猩猩,象牙海岸塔伊國家公園1只名為蒂娜的青少年雌猩猩去世後的故事說起,完全顛覆對動物傳統認知,脫離動物的獸性,甚至高于某些人類。

塔伊國家公園猩猩

1979年9月,克里斯多夫·博希(以下簡稱克里斯多夫)在象牙海岸的塔伊國家公園開啟野生猩猩的研究,觀察過程中至始至終只有1—2人,穿著相似的綠色衣服,保持安靜,平和的心態與猩猩一起,從未帶上任何武器,即使是一柄短彎刀。彼此熟悉磨合的時間很長,直到1984年3月,猩猩終于接受了研究人員,任由研究人員近距離接觸,與他們一起散步、覓食,只有少數害羞的雌猩猩無法超近距離(20米內)接觸。

1989年3月8日7時45分,葛列格里·諾漢跟蹤一隻雌猩猩,聽到附近非同尋常的呼叫。與猩猩一起趕往現場,他看見了一隻成年雄猩猩布魯圖斯,圍著一動不動的亞成年猩猩不斷轉圈。克里斯多夫于8時17分趕到那裡,並確認猩猩身份與原因。

經調查顯示,躺在地上是只名為蒂娜,9歲大的青少年雌猩猩,因花豹鎖喉而去世。(後來對骨骼的檢查顯示,豹子咬了她的第二根脊椎骨)。

此時,族長,2只地主雄猩猩守候著她的軀體。他們並不相信乖巧伶俐的她就這樣走了,溫柔搖晃著蒂娜的胳膊,輕聲喊著她的名字,試圖打亂她的睡眠,叫醒她,該起床吃飯了。

可惜很久沒有得到回應,族長終于接受這個悲哀的事實。開始為她梳理打扮,溫柔細緻為她整理儀容,還是愛美的小姑娘,整整53分鐘,2名德高望重的猩猩一直為蒂娜做著簡單繁瑣的毛髮清理。研究人員在塔伊森林觀察研究猩猩5年,從未看到過地主雄猩猩如此長時間,溫柔耐心地給青少年雌猩猩梳理毛髮。

族長猩猩守候在蒂娜身邊(遺憾只有模糊的黑白照)

在接下來的6小時15分鐘裡,蒂娜的屍體由多達32名猩猩持續看守,他們寸步不離守著蒂娜,即使地主雄猩猩,也就是這群猩猩的族長,也一直在她附近。在伏擊後的前4小時內,至少有1只猩猩一直坐在他1米內的地方,寸步不離。整個猩猩家族原地陪伴蒂娜6個多小時,送完最後一程,是時候離開了。猩猩家族離開了這個傷心之地,開始新的旅途。在他們走後,蒂娜的身體被成千上萬只蒼蠅覆蓋。

克里斯多夫定期檢查,注意到那只花豹可能在兩天后,當蒼蠅不再出現,回來了。蒂娜剩餘的下半部已經與其他部分分開,正如地面上的痕跡所示,被拖動15米遠,最後掛在在1米高的倒下樹幹上。在那裡,克里斯多夫發現了殘留。

不見的地方大概被吞下。現場沒有肉也沒有毛髮。研究人員沒有目擊到豹子吃獵物,但拖動蒂娜的動物必須擁有強大的力量才能將其扛到這麼大的樹幹上那麼遠(蒂娜全身重達近20公斤)。在塔伊森林裡,豹子是唯一能做出這種行為的食肉動物。

蒂娜去世,族長猩猩為其梳理毛髮近1小時,全體猩猩守靈6個多小時,儘管她還是個年輕的小姑娘,塔伊森林的猩猩如此有情有義,靈性十足,不知那些大鬧靈堂,不顧親情的「人」看到是否會羞愧?

我會欣賞人類的善良,也喜歡可愛的毛茸茸的動物。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覺得心疼,它就不存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歡迎來到:趣味動物世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