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公野豬殺回馬槍復仇,七隻狼打掏襠戰護主,獵人生死關頭被救

天空之城 2021/11/18

獵人和狼,究竟誰的狩獵經驗更豐富,誰對動物界的感知更準確?

你一定會說,是獵人。否則怎麼會有「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好獵手」呢?

長白山中著名的獵人「狼王」隋炮頭說:在狩獵經驗和對野獸的感知方面,我不如狼!

故事從一次隋炮頭打野豬開始——

★隋炮頭跟蹤上三頭野豬

上世紀60年代初的一個大年前,長白山中的著名獵人隋炮頭想打只野豬過年。他總認為野豬肉不肥膩,瘦肉多,有嚼頭,吃起來更香。他更想著趁著過大年期間,邀請三五好友坐在熱炕頭上吃野豬肉酸菜火鍋。

昨夜下了一場大雪,山林中的動物一定會因為食物難以尋找而頻繁外出活動。

走出屯落,隋炮頭朝著空曠的林海雪原一聲響亮的長嘯。聲音在高空回蕩。他在召集他的狼群。那七隻狼是他從小喂大的,因此七隻狼把他當做了「狼王」。每當有重要的狩獵活動,隋炮頭都要召喚七隻狼跟它一起出獵。

這群狼是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揮之即去。這效果,讓長白山中眾多的獵人眼紅。

他蹚著積雪在林海中尋覓著,終于從眾多的野獸蹤跡中選擇了一行野豬的蹤跡。野豬腿短,在積雪深厚的地方會蹚出一條雪溝。隋炮頭俯身仔細地查看了一番:這是三隻野豬留下的足跡,一頭大豬,蹄如半大牛的蹄印一般大小。其餘兩條稍小。

附近傳來幾聲悠長的狼嚎。他的狼群及時地趕過來了。

★狼群對隋炮頭這次追蹤野豬表現冷淡

這七隻狼每次見到隋炮頭,都會圍著他用狼的獨特方式表示它們的友好。

隋炮頭也會趁機溫柔地撫摸一下每一隻狼的腦袋,表示對它們的撫慰。狼和人的這種親切相處的關係,在不瞭解情況的人看來,簡直是匪夷所思。

隋炮頭拍拍狼老大的腦袋,用手一指野豬蹚過的雪溜子。狼老大立刻帶領群狼循著三頭野豬蹚出的雪溜子嗅聞了起來。它們嗅聞得很仔細,但是卻沒有每次狩獵前的興奮。

隋炮頭知道這七隻狼喜歡跟他一同狩獵。第一,狼本身就是以狩獵謀生的兇猛動物,因此聞獵則喜。第二,狼最怕獵槍,但卻喜歡「狼王」隋炮頭帶領它們狩獵。因為成功率高,而且隋炮的槍只打其它野獸,絕對不會打它們。

第三,狼群喜歡在「狼王」面前表現自己的勇猛和獵捕天才。這是它們的共性。但是這一次,隋炮沒從表情和形體語言上看到七隻狼獵捕前的興奮,反而是冷淡,或者是消極。

狼是野豬的天敵之一,尤其是幼豬和老弱病殘,基本都死于狼群之口。可是,狼群這次為什麼看到野豬蹤跡不興奮呢?

★原來被追蹤的是三頭難鬥的大野豬

隋炮再一次拍拍狼老大的腦袋,命令它帶領群狼再一次嗅嗅野豬的蹤跡,以便追蹤獵捕。但是,這次狼老大很不情願地帶著群狼草草地嗅聞了一霎,就冷冷地看著隋炮。

奇了怪了,這是怎麼了?隋炮沒有理解狼群的意思,但時間不能耽誤。他一揮手,帶頭踏著野豬留下的足跡,跟蹤而去。

他回頭看看,除了狼老大跟著自己,其餘六狼已經分作兩隊蹚著積雪向著前方追去,但是速度很慢,一點兒不像在追獵。它們離隋炮和狼老大的距離各不多于50米!這讓隋炮又有些奇怪。往常它們早都躥出去了!

穿過一片密林,兩側的六隻狼發現目標,紛紛回頭望著隋炮頭和狼老大,仿佛在等待命令。隋炮頭急忙擎槍在手,搜索前行,果然前邊不遠處,三頭野豬正在柞樹林下拱開積雪,尋找秋季落到枯葉中的橡子吃。野豬的鼻子很厲害,它可以嗅到埋到兩米深的積雪下的食物的氣味。三頭豬吃得很專心,根本沒有察覺到危險來臨。

公野豬。

隋炮忽然明白了今天狼群為什麼嗅到野豬腳蹤的氣味後不興奮。因為這三隻豬實在不好獵捕。領頭的野豬超級大,足有五六百斤,是一頭公豬。它身上肯定披掛著厚厚的松油沙粒鎧甲,嘴巴旁邊長著兩顆鋒利的獠牙。戰鬥力可以逼走老虎和狗熊。其它兩隻野豬的個頭足有200斤大。由于積雪太深,看不出是公還是母。

★隋炮打死兩頭野豬,公豬逃走

隋炮看了半天,也沒看清兩頭稍小的野豬是公是母。不過從身形上看不出是懷孕的母豬。于是,他決定把這兩隻豬全部拿下。

他回頭看看形影不離的狼老大。狼老大看看前邊林中的野豬,再看看隋炮,仍然是一副冷眼旁觀的目光。深層意思是不贊成這次狩獵。這讓隋炮感到奇怪。你們張三(對狼的一種稱呼)不最喜歡吃豬肉嗎,今天怎麼了?哦!想看看你們的「狼王」的獵豬本事是不是?那好,今天我就把這兩頭豬都留下。

隋炮頭再看看兩側的六隻狼,它們也在不斷地看著自己,更沒有躍躍欲試的姿態和氣勢。他不再猶豫,借著樹木的掩護,悄悄地向前運動了幾步,找到一個最合適的地方,將身體隱藏在樹後,迅速伸出槍口。

他再一次看看身邊的狼老大和左右方的狼群。狼們似乎都在等待著他的槍響。

砰砰兩槍,兩頭稍小點兒的野豬應聲倒地。最大的野豬被槍聲嚇了一跳。它一愣神後,忽然驚叫一聲,像一輛黑色的雪地摩托,一溜雪煙就逃得不見了蹤影。

★隋炮頭豁開豬肚腹,掏出五臟,慰勞群狼

他高興地一聲呼哨,急急跑跟前一看,兩頭野豬死得透透的。他驕傲地分別踢了兩隻死豬一腳說:我的槍法不賴吧!但是,他沒有得到狼們的熱烈回應。狼們正頭朝外,警惕著四方的動靜。

他感到很無趣,只好拔出獵刀,迅速豁開兩隻野豬的肚皮,掏出野豬的五臟,扔在雪地裡算作對狼們的犒賞。

狼們一邊狼吞虎嚥地大吃大嚼,一邊警惕著四方的動靜。隋炮奇怪地嘟噥:狼崽子們,看來你們對我今天的獵豬是不支持呀!不支持也打死了。你們快吃吧!吃完了在這裡看著,別讓老虎和別的狼來搶走了我的獵物,我回家套扒犁來拉這兩頭死豬。

★狼群忽然焦躁不安,撕扯隋炮褲腿,逼他快跑

忽然,狼老大停止了吞吃豬下水。它抬起頭警惕地巡視著四方,兩隻三角耳朵聳立著,捕捉著周圍的聲音。口中還輕輕地嗚嗚著。

正熱火朝天吞食的六隻狼也都停止了進食,紛紛抬起頭向四周窺視。

忽然,狼老大一口咬住隋炮頭的皮大衣一角向來路拖拽。其它的狼有的散開警戒,有的也幫著狼老大,咬著他的衣角往來路撕扯。

隋炮頭本來對于狼們今天冷淡的表現就有些腹誹:沒想到你們竟然又撕扯我,這是幹什麼?製造緊張空氣,好掩飾你們今天狩獵的不積極?畜生就是畜生,這點小伎倆難道能欺騙得了我堂堂的隋炮嗎?

忽然,他想起了他的獵狗每當自己遇到危險前,也總會撕扯他的衣角,讓他躲避。狼比著獵狗更靈敏。難道……

隋炮頭正猶豫間,忽聽狼老大一聲長嘯。只見前邊一陣稀裡嘩啦地響,一股雪霧中竄來一隻黑乎乎的大傢伙,定睛一看,正是那只逃跑的大野豬。

此時,群狼已經聞警而起,紛紛迎著大野豬圍堵了上去。但是此豬個體龐大,來勢兇猛,勢不可擋。狼是最害怕受傷的猛獸。它們的原則向來是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絕對不去硬碰硬,自找傷害。但是今天為了保護「狼王」,它們只好豁出去了。

★公豬回馬槍殺回,一嘴巴把隋炮頭挑向半空

眼看野豬迅猛無比地沖到了隋炮頭跟前,狼老大怒吼一聲撲了過去,試圖阻止野豬。但野豬只是一甩腦袋,就把它撞出二三米遠。如果被獠牙挑中,狼老大今天就交待了。

隋炮頭沒敢輕易開槍,因為他知道子彈肯定打不透野豬厚厚的鎧甲。他只好等待野豬近了再打野豬的眼睛和耳朵,那裡是野豬的薄弱環節。

但是未等他開槍,野豬已經沖到跟前。隋炮急忙往大樹後一躲,野豬的嘴巴往旁邊一挑,一大塊堅硬的凍樹皮被挑落,接著一個跟進,一甩頭,一嘴巴把隋炮挑向半空足有二三米高。幸虧地上雪厚,否則隋炮必被摔傷。更幸虧獠牙沒有挑到他的腿上,否則半條腿也早就挑斷了!

★狼群「掏襠戰」救出了隋炮頭

野豬咆哮一聲,正要弄死這個殺害了它的兩名親密戰友的獵人。不料卻再也不敢前進半步。

原來狼老大發現「狼王」危險,立即帶領群狼撲上來救援狼王。它們知道不能正面與野豬決鬥,只能採用「掏襠」戰術。這是雪原狼對付掛甲野豬的不傳之秘,只有到了萬分危急的時刻才冒險使用。因為狼群從來不鬥掛甲的野豬。即便是走個頂頭碰,也要主動避開。這就是它們今天對這次獵捕冷淡的原因。但是它們知道阻擋不住「狼王」,只能聽之任之,然後一旦他有危險再舍死相救。

此時,狼老大已經牢牢地咬住了大野豬尾巴底下的軟肉部位。這裡很隱秘,有條豬尾巴護持著,當然這裡也是野豬掛甲掛不上的地方,因此也是野豬最害怕的「死門」,因為這裡一旦被敵人咬住,那就必死無疑。

野豬的獠牙再鋒利,也不可能回頭挑到自己屁股後頭。它只能轉著圈子地用力甩。甩不掉就猛然往地上坐。挑不著你就坐死你!

野豬轉了三個圈子也沒甩掉咬住它會陰部位的狼老大。只有最後一招——坐。這一坐果然有效,幾百斤的重量差點把狼老大坐死。幸虧有幾隻狼及時地攻擊它露出的肚皮。肚皮也是大野豬的薄弱環節,狼這是攻敵于必救。

野豬只好迅速起身躲避。狼老大趁此機會報野豬的一屁股之仇,嘴巴一用力,哢嚓一聲咬透了,再一用力,竟然將這塊肉連同豬腸子扯了出來。野豬忍受不了這種疼痛,大吼一聲剛想逃跑,又有兩隻狼箭射而至,一個準確地咬向了野豬的傷口,一個準確地咬住了公豬的蛋蛋。

野豬疼痛難耐,狂吼一聲拼命逃竄。但是腸子卻被幾隻狼死死咬住,沒跑多遠就因腸子被掏出,蛋蛋被咬碎疼痛而死。

隋炮頭一屁股坐在雪地裡感慨地說:狼崽子們,我服你們了!

這時,狼群才湊過來,圍繞在他身邊,不再冷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