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全世界唯一會采蜜」的螞蟻,肚皮能「撐到葡萄大」,也是最美味的螞蟻!

陆凡 2022/06/14

在地下巢穴里,蜜蟻頭朝下、腳朝上地從半圓形巢室的頂部倒掛而下,巨大的「儲蜜罐」中裝滿了由群內其他工蟻采集來的花蜜。

在上世紀70年代,生物學家約翰·康威還是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一名生物學研究生。指導老師對他說,需要一些蜜蟻,以便與其他國家的螞蟻專家進行交換。之前,約翰·康威曾看到過一種被叫作「蜜蟻」的螞蟻的照片,并知道在土著文化中這種螞蟻被視為神靈,除此而外,他對蜜蟻就一無所知了。于是,他著手研究蜜蟻。

很快,約翰·康威就了解到,蜜蟻能像蜜蜂那樣儲藏花蜜(實際上,螞蟻和蜜蜂都屬于膜翅目昆蟲),與蜜蜂不同的是,蜜蟻將蜜儲存在自己的身體內。在地下巢穴里,蜜蟻頭朝下、腳朝上地從半圓形巢室的頂部倒掛而下,體內灌滿了由群內其他工蟻采集來的花蜜。蜜蟻用作采集器或儲蜜罐的器官實際上是一個消化器官,是前腸的一部分,能迅速膨脹成一個大圓球。

其他螞蟻的消化器官外都包裹了一層外骨骼疊片,使其無法隨意膨脹,而蜜蟻的胃則能膨大到一顆葡萄那麼大,這說明蜜蟻的消化器官外包裹的外骨骼疊片相對較少。在食物不足時,蜜蟻能將花蜜反芻給群內的其他蜜蟻。對于生活在干旱環境的生物來說,食物尤顯重要。

兩種蜜蟻

世界上至少有6種蜜蟻。約翰·康威主要對北美蜜蟻M. mexicanus和澳大利亞蜜蟻C. inflatus進行研究。據史載,北美土著人有食用蜜蟻的習俗。據說,阿茲特克人挖出蜜蟻后,直接用牙齒咬吸蜜蟻灌滿花蜜的腹部。他們還將蜜蟻的蜜液涂抹在食物上用于治療疾病,還使用蜜蟻制作酒精飲料。

在將澳大利亞蜜蟻與北美蜜蟻進行對比后,約翰·康威發現這兩種蜜蟻在許多方面都非常相似:個頭都非常大;數量都占到整個巢穴種群的1/5以上;通常都是由剛孵化兩周的年輕工蟻發展而來的。這最后一點常給人造成錯覺,以為只有年輕工蟻才能擔當此任,因為它們的外骨骼還未發育完全,柔軟性很好,其實成熟工蟻也能轉變成蜜蟻。實驗發現,在將蜜蟻移走后,群內長得最大的工蟻便會立即轉變成蜜蟻。

無論是澳大利亞蜜蟻還是北美蜜蟻,當身體完全脹大后,它們都會因無法通過狹窄的巢穴通道而被終生「禁閉」在蟻巢內。如果將它們趕出蟻巢,它們就會立即爆裂,或「六」腳朝天地躺在地上死掉。

蜜蟻的體色有的呈暗琥珀色,有的近乎透明,這說明其體內蜜液組成成分有較大差異。一般來說,暗琥珀色蜜蟻的蜜液富含葡萄糖、果糖和微量蔗糖,而透明蜜蟻的蜜液的濃度要小一些,其組成成分主要是糖和水分。

北美蜜蟻以領地內的死亡昆蟲和其他節肢動物為食,偶爾也攻擊小型昆蟲,用來喂養其幼蟲。而澳大利亞蜜蟻則常常撿拾一種叫做mulga的樹木葉片上的昆蟲幼蟲,用來喂養它們的幼蟲。

挖巢穴的婦女們

約翰·康威發現,在澳大利亞中部至少生活著三種蜜蟻,其中黑色蜜蟻的蜜肚子長得最圓最大,也最受當地土著人的青睞。

他們有挖掘蜜蟻巢穴、取食蜜蟻的習俗。尋找和挖掘蟻巢的工作通常是由部落中的婦女來承擔的,她們非常熟悉蜜蟻的社會等級和生活規律。但是,她們對蜜蟻的了解似乎不夠完整準確。比如,她們知道蜜蟻將蜜液反芻給未成年工蟻,但又認為工蟻在饑餓時會咬破蜜蟻的大肚子。又如,她們認為有些工蟻成年后會離家出走,開創自己的獨立王國,殊不知只有蟻后才能產卵。她們產生這種誤解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蟻后和大個頭成年工蟻長得非常相似,以至于難辨真假。這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她們從不在意挖掘蜜蟻巢穴將會導致蜜源枯竭這樣一個事實。

婦女們使用挖掘棒、鏟子和木盤,在林中撥開地面的亂草,仔細尋找蜜蟻的洞口。一旦發現洞口,她們就會將一根小木棒插進洞口試探一下,然后開始清理四周的地面。為了避免弄塌巢室,壓死里面倒掛著的蜜蟻,她們往往在蟻巢的旁邊小心翼翼地挖一個小坑,然后仔細查看被掘開的巢穴,并用挖掘棒刮去里面的土壤,使巢室暴露出來。最后,她們用嫩枝或直接用手指將蜜蟻摘取出來。

蜜蟻常被當地人當作甜點吃。在吃蜜蟻時,他們先將蜜蟻夾在兩個手指頭之間,然后用牙去咬它脹鼓鼓的大肚子。澳大利亞蜜蟻吃起來比北美蜜蟻要甜一些,兩者的味道聞起來都有些像甘蔗蜜,偶爾還夾雜著些許蟻酸味。除了直接食用外,土著人還把蜜蟻的蜜液添加到香餅中去增加甜度,或者用來做甜面包。

在澳大利亞土著文化中,蜜蟻是一種圖騰動物,它在人們的生活中曾經占據非常重要的地位,至今在澳大利亞中部地區的某些部落里還保留著每年舉行各種收獲蜜蟻的慶典儀式的習俗。不過,在今天,土著人更多地是將挖掘蜜蟻當作一種休閑野餐活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