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個幼崽夭折,雌狼含淚吃下屍體,只為養活剩下的幼狼!看哭了

2個幼崽夭折,雌狼含淚吃下屍體,只為養活剩下的幼狼!看哭了
2021/11/18
2021/11/18

雌狼形單影隻,它此刻懷著孩子,距離生產也只有短短三周,但是它現在被迫離開狼群,在皚皚雪山上找尋自己的棲息地。

它的伴侶狼王在與巨熊的戰鬥中去世,狼群為了生存會儘快選出新的王位繼承人,而它作為前任王后在狼群中的日子並不好過,況且狼群規定只有王后才有資格誕下孩子,它為了保護自己腹中的孩子只能脫離狼群,雌狼一路北上,它特意避開了以前的族群,所以它只能沿著最危險的山頂行走。

阿爾卑斯山的環境極度惡劣,平均海拔都在3千米以上,高處稀薄的氧氣和終年不停地大雪,使雌狼的處境更加艱辛,好在狼是最具有耐心的生物之一,它為了孩子一直堅持行走在厚厚的積雪中,在它的身後出現了一連串腳印,那是它攀登險峰的最大的證明。

因為臨近生產期,雌狼沒有時間停留休息,它的前面是看不到盡頭的陡峭山峰,它必須快速橫跨這些山脈,然後到達提洛爾山脈,那裡有適合它生產的巢穴,在它拼盡全力趕路的時候,一個想象不到的探視者正監視著它,那是胡兀鷲。

它是狡猾的鳥類,盤旋在空中並不離去,雌狼看著空中的胡兀鷲陷入思考,胡兀鷲的翅展長達三米,兇猛的巨鳥對于現在虛弱的雌狼來講是一個勁敵,雌狼不能表現出自己的膽怯,哪怕是虛張聲勢,它也不能退縮,因為胡兀鷲血紅的雙眼正死死地盯准了它,如果雌狼此時虛弱倒地,那麼它和它腹中孩子就會成為胡兀鷲的大餐。

在兩方對峙的時候,天崩地裂,山頂之上,一塊巨大的雪塊突然脫落,這引發了毀天滅地的巨大雪災,在雪崩面前,一切生物都難逃被席捲進雪堆的命運,絕望的動物們只能憑藉想活下去的本能玩命奔跑,平日裡柔軟的白雪,此時就是最致命的因素,在大自然面前,生物們都無比渺小。

只不過雪崩距離雌狼所在的地方還有很遠,它絲毫沒有受到雪崩帶來的傷害,反倒在雪地中利用自己的嗅覺發現了剩下的食物,胡兀鷲一直跟隨著雌狼,它停在雌狼附近的石塊上,雌狼正在進食,但是它必須保持時刻的警惕,用靈敏的聽覺,防備著在它身後的胡兀鷲。

只是這只猛禽如今卻表現得十分安分,不知是不是胡兀鷲的目光太有壓迫性,雌狼沒吃幾口就離開了,胡兀鷲的等待有了回報,它本就不想傷害雌狼,只是想借狼族靈敏的嗅覺不勞而獲,這唾手可得的食物使胡兀鷲飽餐一頓,它的日子好過了,雌狼的處境可不怎麼好。

雌狼離開胡兀鷲的視線范圍後,翻山越嶺 長途跋涉,終于在產期到來之前,找到了一處隱秘的洞穴,在這短短的幾周時間內,它一共步行了上千公里,雖然這是它並不熟悉的森林,但是它可以暫時停留休息,平安產下幼崽,雌狼經歷這麼遠的路程,已經筋疲力盡,此時它還需要用盡最後的力氣生下孩子。

這一胎生下八頭幼狼,其中的兩隻卻出生沒多久就夭折,夭折的幼狼會招來其他捕食者,為了保護剩下的孩子們,已經晉升為母親的雌狼,含淚忍痛吃下了自己的幼崽,

母狼棲息的巢穴並不安全,這周圍還居住著猞猁,猞猁正暗中窺伺著母狼一家,它是最會隱藏自己蹤跡的動物,耐心十足的它,妄想在母狼出門捕獵時,闖空門進入巢穴捕食幼狼,

母狼清楚這些,它哪怕已經饑腸轆轆,居住的洞穴也只有蚯蚓和青草,都沒有離開孩子一步,只是它的六隻幼崽中的一隻並不安分,總愛趁著母親不注意就獨自外出玩耍探險,這落單的幼狼使猞猁覺得有了可乘之機,所以決定顯露身形捕獵。

雌狼見狀只好快步來到落單的幼狼身邊,與猞猁對峙,它們互不讓步一直緊緊盯著對方,好在猞猁的耐心耗盡,它也有孩子,還在家裡等著,所以它離開了,這時的母狼才真正松了一口氣。

獨自生活的孤狼面對的危險會多出許多,更何況它還帶著這麼多需要保護的幼崽,幾個月後,幼狼可以獨立走路了,雌狼決定離開這個暫時的家,繼續北上尋找一個合適的容身處,雪山上的獵物很少,雌狼經常饑一頓飽一頓,它的幼崽也因此常常吃不飽,不懂忍耐的幼崽往往會向母親索要更多的食物。

在遷移的路途中,它們會經過人類牧羊的路途,大群的羊使母狼非常心動,只是人類也「雇傭」保鏢來保護羊群,這些牧羊犬在人類的馴養下,個個身強力壯 兇猛聰慧,它們是防范驅趕野狼的最好幫手,沒有夥伴的孤狼面對這樣強悍的對手不敢輕舉妄動,就算心動也不知母狼冒著生命危險去狩獵羊群,因為它如果死去,那麼它的幼崽也肯定不可能獨活。

它們只好忍著饑餓繼續前行,前面的道路依舊坎坷,母狼聞到了另一個狼群的氣味,它有心避開狼群,這是它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因為只聽一聲巨響,

同類的血腥味從遠處飄進它的鼻腔,那是屬于偷獵者到來的危險槍聲,沒有半點猶豫,母狼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帶著孩子跑得越遠越好,它們不能被偷獵者抓住,廣闊的平原只見它們狂奔的身影,孩子們齊齊跟在它的身後,它們使出吃奶的勁 逃離危險。

在加速奔跑中,它們跨越了森林,來到了路的盡頭,在高山上,母狼眺望遠方,前面是燈火輝煌的城市,那是未知的領域,它們必須避開人類的視線,所以選擇淩晨潛行。

月黑風高夜,在黑暗的掩蓋下,它們快速行過街道,待汽車行駛過大橋後,它們也踏上人類建築的大橋,穿過大橋是人煙稀少的村莊,再次避開危險離開村莊後。

它們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容身之處,那裡富饒美麗,沒有天敵,也沒有狼群,只有豐富的食物和肥沃的土地,它們將在這裡開闢一個新的王朝,母狼站在頂峰用力向天空發出狼嚎,

這塊土地現在是它的領地了,在歷經了好幾月的艱難險峻後,母狼終于結束了長達1300公里的遷徙,它完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壯舉,在阿爾卑斯山得到了重新開始的機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