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專害窮人的可怕寄生蟲,曾令數百萬人失明,美國公司滅其子孫將其解決

李超 2022/04/16
 

趣味動物世界專注於分享動物趣事的百科全書。陪妳一起看動物野蠻生長,感受不一樣的生命活力。 文/獨家記憶

 

這是一種堪稱「窮人專屬「的傳染病,患者在被一種黑蠅叮咬后,就大機率會逐漸喪失視力,直至成為徹底的盲人。因為患者往往生活在河邊,因此,此病又被稱為河盲癥。河盲癥是全球僅次于沙眼的第二大致盲因素。

河盲癥背后的罪魁禍首,是盤尾絲蟲寄生。盤尾絲蟲屬于寄生于人體的八種絲蟲之一。它們分別是:班氏絲蟲、馬來絲蟲、帝汶絲蟲、盤尾絲蟲、羅阿絲蟲、鏈尾絲蟲、常現絲蟲和奧氏絲蟲。

隋大業六年(公元610年),巢元方等著的《諸病源候論》中就有類似絲蟲病的描述。但直至1863年,人類才第一次認識到絲蟲的存在。在我國分布的有班氏絲蟲和馬來絲蟲,可引起淋巴絲蟲病,但它們都沒有盤尾絲蟲那般臭名昭著。

據統計,當年西非高危地區平均有10%的人因盤尾絲蟲而失明,甚至部分村落失明的人過半。

盤尾絲蟲要感染人,光自己還不夠。它有一個中間宿主,名叫蚋,又稱黑蠅。蚋會在水邊繁殖,通過叮咬人類傳播盤尾絲蟲的幼蟲。通過叮咬,盤尾絲蟲會定居在人類的淋巴位置,并產下大量幼蟲。

這些幼蟲會順著血管移動到患者全身,而這一過程則會引發患者皮膚瘙癢、潰爛,甚至引起炎癥,讓色素沉淀,狀如豹皮。

如果發生堵塞,還會出現象皮腫——四肢或生殖器等器官極度腫脹變形。這也正是絲蟲病的最標志性特征之一。更可怕的是,盤尾絲蟲的幼蟲還喜歡聚集在眼球附近。這些聚集的幼蟲,會引發眼球炎癥,影響視力,最終導致失明。

蚋極小,難以徹底撲殺。而且非洲的自然環境惡劣,經濟水平落后,更是無法讓人民遠離河道。河盲癥就這麼順著充滿了蟲卵河水,走遍了整個西非,西非因此成為了河盲癥肆虐最嚴重的地區。

而拉丁美洲與非洲其他地區的森林與小溪中,也有著蚋與盤尾絲蟲的身影。在歷史上,共有36個國家的出現過河盲癥,包括拉丁美洲6個國家,非洲29個國家和也門。最貧困的地區,遇到了最容易讓人喪失勞動力的疾病。

根據上世紀80年代末期的數據,僅非洲便有大約有3700萬人受到蟠尾絲蟲癥感染,數百萬人因此視力受損甚至致盲。

盡管早在1975年,世衛組織便成立熱帶病研究與教育項目組(后文簡稱TDR),將盤尾絲蟲病列入觀察的疾病之一。但當時治療的藥物極為匱乏,且副作用嚴重。輕則惡心嘔吐,重則痙攣窒息。TDR當年的負責人盧卡斯博士甚至直接說:「我們當年治療盤尾絲蟲病的藥就是毒藥!」。

不治病就變瞎子,治病卻可能直接喪命。然而即便是「毒藥」,大多數人甚至根本沒有選擇的機會。他們不僅買不起藥,甚至由于落后的醫療條件,根本都不知道去哪里買藥。

因此,20世紀70年代,世衛組織便建立了藥物篩選項目,同時也向全球呼吁研發特效藥,尋找對抗疾病的辦法。

但是盤尾絲蟲病患者往往極度貧窮,不少藥企覺得無利可圖,根本不想費時間精力去研發藥品。而世衛組織的藥物篩選,也未能成功選出合適的藥物。

而對付盤尾絲蟲中間宿主蚋的戰役,也失敗了。盡管使用了當時最強的農藥——DDT,并且在一段時間內起到了效果,但很快蚋便產生了抗藥性,卷土從來。

人類再度陷入了束手無策的狀態。努力多年,似乎一切還在原點。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正當世衛組織焦頭爛額之際,在西非海岸的另一端,美國的默沙東公司的一種獸用寄生蟲藥獲得了極大成功,在當時小有名氣。其研發人坎貝爾發現,這種藥可以殺滅馬體內的絲蟲幼蟲,于是想嘗試對盤尾絲蟲病進行治療。

當時默沙東公司負責藥物研發的主管是瓦格羅斯博士,很快同意了這一想法。瓦格羅斯博士是希臘裔,經歷過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因此對貧困人民一直很關注。上世紀90年代,將全球第一個乙肝疫苗技術和設備低價轉讓給中國的人就是他。

對于坎貝爾的想法,瓦格羅斯博士覺得,如果成功了,將會幫助數千萬非洲人民受益;如果失敗了,也沒什麼損失。于是,1980年,默沙東公司便派了一個小分隊去塞內加爾進行測試,結果大獲成功,這種新藥滅蟲非常有效。后續的人體試驗也很成功,盡管無法殺滅成蟲,卻可以殺死人體內全部幼蟲,斷絕傳播的能力。

但找到了藥,非洲人們卻買不起。在這塊貧瘠的土地上,貧窮是比眼盲更可怕的「疾病「。

1986年2月,TDR的工作人員們就藥物價格問題找到了默沙東公司,他們原本想得到一個更低的價格。但瓦格羅斯卻給了他們一個更大的驚喜,他說他想看到特效藥被世界上每個有需要的人使用,因此將給非洲人民免費贈送藥品!

就此,全球第一個免費送藥的決定就這樣誕生了。1987年,特效藥通過了世衛組織認證,藥物開始發放。如今,此計劃已經向存在河盲癥與象皮病的49個國家捐藥超過40億人次的藥劑。

人類最大的智慧就是等待與希望

然而,即便有了藥品,問題依然存在。

這種特效藥只能殺死全部幼蟲,并不能殺死成蟲,而成蟲的平均壽命有15年,只要成蟲不死,就會產生源源不斷產生幼蟲,患者就必須持續吃藥。

這是一場人類與盤尾絲蟲壽命的對抗。每年所耗費的人力物力都極為龐大。為此,有多個國際組織都參與了這場戰爭。

1995年,世界銀行出資120萬美元,用以運送藥物、人員培訓等雜項支出;

1996年,世衛組織制作了治療指導,疾病診斷、藥物使用等有了統一的規范;

1998年,100萬次治療達成,同時,其他的幾種絲蟲病也列入此計劃;

隨后數年,疫區各國齊心協力、統計病患、撲殺野生盤尾絲蟲。

萬事俱備,希望出現。

人類接下來能做的,便是靜靜等待,耗死盤尾絲蟲。

2013年,哥倫比亞成為第一個經世衛組織認證的消除盤尾絲蟲病的國家;

2014年,厄瓜多爾消除盤尾絲蟲病;2015年,墨西哥;2016年,危地馬拉;2017年,多哥……盤尾絲蟲病的疫區越來越少,比爾蓋茨預測,2030年前,盤尾絲蟲病將會從世界上消失。

漫長的等待,得到了一個好結果。

如今,世衛組織門口佇立著一座雕像,名為《看不見的奇跡》,孩子領著由于盤尾絲蟲病而失去光明的成年人,走向世衛組織門口,仿佛在尋求幫助。盡管那些失明的人已經看不見了,但這場由人類的良心與堅持所引發的奇跡,將在后人心中譜寫一曲永恒的贊歌。

今天的動物趣事就到這裡了,如果你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趣味動物世界←全世界有趣的動物都聚集在這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