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青藏高原圖騰「牛魔王」現身,吃的是「冬蟲夏草」,尿出的是口服液,「拉的是六味地黃丸」!

陆凡 2022/06/12

青藏高原上的三江源,寒冷干燥,空氣稀薄,自古以來,就是人類的禁區,但這里堪稱是天然的野生動物園,棲息著雪豹、藏棕熊、藏羚羊與野牦牛等各種瀕危野生動物。

作為青藏高原的象征符號,不是雪豹,不是藏羚羊,也不是棕熊,而是耐苦、耐寒、耐饑、耐渴被稱為「青藏高原圖騰」的野牦牛。它們分布在青藏高原環境嚴酷、氣候惡劣的高山草甸與荒漠,但吃的是冬蟲夏草,喝的是礦泉水,尿出來的是口服液,拉的是六味地黃丸。

據當地牧民丹增大爺講,在這些野牦牛中,有一頭名叫「牛魔王」的雄性野牦牛,它的「牛經歷」十分傳奇。這頭野牦牛體形高大,四肢強壯有力,但是在一次奪偶之戰中失敗,被迫離開族群。后來,它混入山下的家養的牦牛群中,靠著自己的魅力拐走了一群母牦牛,做自己的「壓寨夫人」。

01看上去就像巨無霸,犄角堅硬無比,舌頭上布滿尖刺,輕輕一舔也許會脫一層皮

野牦牛「牛魔王」全身黝黑,僅吻部、嘴唇、臉面及脊背呈灰白色,特別是頸部、胸部和腹部的毛,幾乎垂到地面,形成了一個密實的圍簾,恰似巧手編織而成的披風,奔跑時腿部和腹部黑色的長毛隨風舞動,就像穿著一襲黑色長裙。

這頭雄性野牦牛,體型高大,看上去就像巨無霸,它比一般的野牦牛體型要大,重達650公斤左右,體長2.3米,肩高約1.8米。

頭上的犄角為圓錐形,表面光滑,堅硬無比,被打磨得如同一柄兩齒鋼叉,威風凜凜地直指前方;一般說來,野牦牛的角也就50厘米長,但「牛魔王」的犄角將近70厘米。

其實,「牛魔王」最厲害的武器真的不是它的犄角,而是它的舌頭。它的舌頭上長有肉齒,布滿尖刺,很多動物經它輕輕一舔,不脫一層皮才怪。

四肢強壯有力,四個蹄子大得像榔頭,蹄甲小而尖,十分堅硬,踏著地面發出沉悶有力的響聲;足掌上還有柔軟的角質,這種結構可以減緩身體向下滑動的速度和沖力,讓其在陡峭的山地行走自如。

還有,就是它的眼睛,孤傲冷峻,似乎在蔑視一切,在這里我就是老大!

02為了找到「老婆」,公牦牛之間發起奪偶之戰,失敗的被趕出族群

每到野牦牛的特殊期,到處都會聽到一聲聲短促、迫切、激動的「豬叫」聲,這是雄性野牦牛發出的求偶聲,它們想通過這種怪異的叫聲來吸引母牛的注意。之所以發出的叫聲像豬叫,正是因為它們常年生活在氧氣稀薄的高原上,導致聲帶發生改變而形成的。

在這期間,所有的雄性野牦牛都變得非常兇猛。因為每一頭公牛都想成為強者,擁有更多的母牛,從而遺傳自己的基因,所以,為了找到「老婆」,這些成年的雄性野牦牛之間常常會發起激烈的奪偶之戰。

「牛魔王」所在的野牛群,有100多頭,雄性野牦牛會為了爭奪交配權,爭斗更為激烈。「牛魔王」也不例外,它用頭上堅硬的角去撞擊對方,試圖將對方一把撂倒,早點結束戰斗。

老遠就會聽到牛角碰撞發出的「咔咔」聲,還有豬叫似的示威聲。這次與「牛魔王」決戰的公牛也是個狠角色,它們的犄角抵在一起,不管是你進我退,還是我進你退,僵持了老半天。

最終,在娶「老婆」爭斗中,「牛魔王」比不過年輕的,失敗了;而獲勝的雄性野牦牛贏得十幾頭母牛做「嬪妃」。它帶領著這些「嬪妃」單獨到一個區域「享福」去了。

失敗的「牛魔王」再也沒有臉面生活在族群里,只好離群,獨自在高原上流浪、覓食,它的性情開始變得暴戾。當然,它也希望在別的野牦牛群里尋找機會,或者直到來年再次尋求獲得配偶的機會。

03棕熊處于食物鏈的頂端,面對孤獨的野牦牛,也嚇得跑開

在三江源,時有棕熊出沒,它們處于食物鏈的頂端,野牦牛作為大型食草動物,自然也在它們的菜單上。不過,也有棕熊怕野牦牛的情況。

「牛魔王」路過的山上,突然出現了3只藏棕熊,一只母棕熊帶著2只小熊。母棕熊是傻大個,體重差不多也有180公斤,就連它身邊的小熊也超過了70公斤。它的前臂十分有力,它的前臂在揮擊的時候力量強大,能將粗壯的樹干攔腰截斷。

不過,在野牦牛眼里,根本沒有頂級掠食者之說,它自己才是青藏高原的霸主。

「牛魔王」那彎月一樣的牛角,如同匕首一樣,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被刺中,在劫難逃。其四肢粗壯有力,不但可以用犄角打退對手,還可以用四肢踢翻對方。

「牛魔王」不但攻擊力驚人,防御能力也十分出色,濃密厚重的毛發覆蓋全身,特別是腹部毛發更加茂盛,形成了有效的保護層。

所以,面對流浪的野牦牛,大家都會自覺地遠遠躲開。因為它們的性情更加兇猛,會主動攻擊一切試圖靠近它們的動物,弄不好,自己就會成為它的出氣筒。

母熊可不敢惹「牛魔王」,趕緊掉頭離開。不巧的是,「牛魔王」也發現了藏棕熊,急忙頭向下、尾朝空,正面對著藏棕熊一家跑來。這家伙,真沒把棕熊放在眼里。

望著遠處踏著煙塵沖來的野牦牛,母熊帶著小熊快速逃跑。然而,「牛魔王」似乎發了瘋,偏偏朝著棕熊母子窮追不舍。但母熊跑得快,「牛魔王」也沒追上。

結語

由于牧民對野牦牛棲息地的侵入,雄性野牦牛常常進入家牦牛群中,「拐走」家養的母牦牛;而家養的公牦牛也會在荒原中和野生母牦牛「幽會」。致使野牦牛和家牦牛雜交,產出許多「混血」牦牛。

但這并不是什麼好事,這樣的雜交會沖淡野牦牛的野生血統,造成它們野性信息的丟失,導致野牦牛野性的弱化,削弱它們對自然災害的抵抗力。長此以往,野牦牛將失去其本來的面目,最后導致滅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