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猩猩之王「滅霸」的35年:偉大的族群領袖,晚年被兒子奪取王位,逃亡過程被人類攔截,幾聲槍響後同妻兒共赴黃泉

獨家記憶 2021/07/19 檢舉 我要評論
 

草原上動物的生存之道,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我們都會驚嘆於大自然,慶幸自己看到了真實的動物世界,和我一起走進自然,看動物的野蠻生長 文/獨家記憶

 

一個出身卑微的大猩猩,在火山斜坡的逆境中奮起成為繁殖後代最多的銀背首領。滅霸先是被自己的大兒子罷免,但仍然頑強地保護他的族群,直到最後被自己的另一兒子追捕,再到被人類消滅。

在剛果(金)與烏干達接壤的地方,剛果河支流的源頭形成一個被稱為「瑪亞洛德」沼澤的空地。大象是這裡的常客,它們定期來此聚會,探親訪友,也順便補充鹽分。在大象心滿意足地離開之後,沼澤空地安靜了許多。

剛果盆地的平地大猩猩

一、山地大猩猩的漫遊之旅

在開始的幾分鐘內只有一隻大猩猩在沼澤空地現身,他叫滅霸。他似乎沒有同伴,是一個獨來獨往的劍客。 這只體重達280公斤的成年銀背大猩猩,足有2米高,他的臂展比身高長出至少一尺,是天生的拳擊運動員。

儘管和「泰山」一樣身高馬大,滅霸的前額很低,也向後傾斜著,並在額頭頂部鼓起一個大包,而且頭頂也是一個圓球形凸起,這讓整個腦袋側面變形成了一個葫蘆狀;看起來又像是在葫蘆頂部套了濃密的黑假髮,並一直延伸到後背——這是山地大猩猩的典型特徵。

通常,大猩猩都是塌鼻樑,而滅霸有很獨特的高鼻樑。在鼻樑兩旁,一雙充血的小眼睛離得很近,他非常直的眉脊是橙色的,耳朵又大又薄,卻被「黑假髮」遮掩了——滅霸因此看起來與古阿魯戈的大猩猩有很大的不同。平地大猩猩頭上的毛髮是栗色的,背部顏色更顯現棕色——當然銀背大猩猩除外,同時,他們的毛髮更加稀少;而銀背大猩猩滅霸是滿頭黑髮,而且身體黑毛濃密,是典型的山地大猩猩的特徵。

頭顱骨呈葫蘆狀的山地大猩猩

銀背滅霸看似兇神惡煞,卻是不折不扣的植食動物,他的牙齒不算有力,最多也只不過能劈開竹子而已。像他這樣體型龐大的銀背,一天要吃30公斤的食物才會覺得肚子不餓,比大黃牛吃的還多,而且他主要是吃素,因此吃成了大猩猩生命活動中最重要的事情。

面對沼澤裡的美食,滅霸想走過去,似乎又有些顧慮。不過,稍微猶豫之後他很快就果斷地行動了,趟進齊腰部深的沼澤地。他的家人也慢慢地試探著進入了沼澤。

在更深的水中,滅霸直立起來用後腿行走,以保證頭部高過水面。這就是人類當初為什麼開始直立行走的原因。如果你要趟過河水或是穿過深草叢,直立起來就更容易行走,也便於發現較遠的食物或是掠食者。

從他們的動作不難看出,這一家人不是第一次來到沼澤也很明顯,大猩猩一家是來沼澤地找吃的。他們一家為什麼會來這裡呢?山地大猩猩來到沼澤,難道他們不能在森林裡找到足夠的食物果腹?或是這些植物能提供他們所需要的額外營養?答案顯而易見。

素食的金剛(平地大猩猩)看起來兇神惡煞

這樣的沼澤拜伊最吸引大猩猩的地方是這裡長滿了奇妙的植物,有野薑、睡蓮和水草,像一大盤綠色沙拉。這些水生植物不僅可口,而且鹽分也很高。他們長時間在雨林吃果實和樹葉,不僅含的礦物質少,而且有些植物含番木鼈堿(士的寧)和氰化物等,他們也需要在這裡用礦物質解毒。

二、兇悍的金剛是如何對待妻兒和統治族群的?

飽餐多汁的水草莖葉之後,家長滅霸把一家人帶到沼澤邊緣的開闊地,在這裡午休,以便消化胃裡鼓脹的食物。大猩猩一家在這裡衣食無憂,他們也不像黑猩猩般吵鬧,一家人安靜地生活,日子過得平淡如水。

這群大猩猩的家庭生活很親密,幼年猩猩看起來完全依靠他們的母親,在他們母親背上和肩頭爬上爬下,一邊扒拉媽媽的毛髮,甚至是拽耳朵、拉扯嘴唇和扣眼睛眶,一邊發出「嗯嘛、嗯嘛」的嚶嚶聲,如此頑劣不化卻是他們標準的玩樂方式。

幼猩猩不僅跟人類一樣喜歡玩耍,也跟人類一樣,遊戲不只是好玩而已,更是一種階層地位的劃分手段:奧力現在假裝自己長大了,站在水裡捶自己的胸部,水珠四濺,搞得自己很MAN的樣子;他也會跟年幼的喜力比力氣,喜力掰斷一根小樹枝,奧力會折斷一個更大更粗的樹幹;或者乾脆抱住喜力摔跤一決高下,將弱者摔倒在地上,彰顯自己的強大和威猛;還有的時候,小兄弟倆會彼此逗著玩,奧力用手指點一下喜力的腦門,而喜力喜歡在奧力的懷裡來上一腳,奧力再將弟弟摔倒一次算是扯平,喜力當然又覺得自己吃虧了,他在跳到奧力的背上,摟住哥哥的脖子,將其拽倒在地……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