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這是我見過最兇殘的獵殺:5只獵豹掏肛秒掉角馬,堪稱最下流獵豹

這是我見過最兇殘的獵殺:5只獵豹掏肛秒掉角馬,堪稱最下流獵豹
2022/01/06
2022/01/06

這是在大草原上的真實一幕,你將會見到最頑強的角馬。

這五位獵豹將要在一馬平川的草原上,展開捕獵行動,但它們5兄弟沒想到是,原本應該水到渠成的捕獵,將會變成一場生死交鋒。

今天的對手是角馬群,獵豹們從地平線的遠方發動進攻,它們呈扇形展開,對著目標角馬實行著合圍。

明明是弱小的羚羊更容易捕殺,不過在環境破壞的現在,也沒有那麼多選擇可以挑剔。

它們鎖定目標開始衝刺,角馬們一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的態度,而被它們鎖定的那位角馬就慘了,孤單一個要面對對面五個的夾攻。

在速度上角馬根本不佔優勢很快就被獵豹追上,領頭的獵豹在嘗試不斷的干擾角馬逃跑的腳步,又是一個飛撲,終于將其成功拖住。

其餘獵豹兄弟也跟了上來,但今天的獵物角馬與往日的不同,它展現出極大的求生欲望,不斷的嘗試用大角去頂殺獵豹。

但靈活的獵豹又豈是這麼容易被紮到的,角馬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而因為自己的冒險舉動,陷入的五隻獵豹的聯合絞殺中。

現在獵豹們從不同角度,開始撕咬對手,往常來說戰鬥到這裡勝負已分,但今天角馬的抵抗格外的頑強。

它強忍著巨大的疼痛,努力站直自己的腿,它心裡知道有些事情,一但下跪 再想站起來就難了。

這個殘酷的世界不會給其第二次機會,獵豹是速度見長,但體力一般的傢伙,只要撐下去就還有一絲生機,而角馬就在等待這個機會。

大夥可以看見咬住它背部的豹老三堅持不住率先滑落,角馬感受到壓力減輕開始用力掙扎,它依靠一馬之軀扯動著四隻獵豹。

緊接著咬住頭部的豹老大也出現失誤,角馬抓住機會抬起頭來就要向前猛衝,關鍵時刻豹老三重新上線,一個飛躍壓在角馬的背上將其死死壓住。

隨著角馬行動的為之一緩,豹老大也重新咬住它的頭部,角馬的前足已經是傷痕累累,在劇烈掙扎中被獵豹啃下一大塊肉來血流不止。

更糟糕的是豹老大調整位置後鎖死了它的頭部,難道角馬的命運就到這裡了嗎?滿身大豹身上長滿豹子的角馬能否逃出生天呢?

其實到這裡我們不難看出,獵豹的力量真的不適合群體捕獵大型動物,但為什麼這幾年頻繁出現這種群體捕獵的情況呢?

有動物學家就推測,與環境的惡化與鬣狗的增多有關係,動物是會進化的,而且相比較身體機能的改變,這種社會習性的改變視乎更加輕鬆。

食物變少而且到處都是鬣狗搶奪它們的食物,這讓獵豹這種獨居的傢伙也開始被迫流行團隊作案。

這只角馬已經和五隻獵豹戰鬥許久,角馬幾次都想用力掙扎,但最大的威脅不是頭部,而是尾巴上狡猾的偷蛋豹老五。

五個打一個已經是夠卑鄙的,豹老五還偷襲人家的要害,讓對方不敢放開手腳去幹,隨著一聲悲鳴角馬應聲倒地。

五隻獵豹一起使力,將角馬絆倒,只能說角馬遇上豹老五這種打法輸的不冤。

但好像事情沒那麼簡單,角馬又站了起來,豹老五以為自己勝券在握,鬆開了被熏得臭烘烘的嘴。

關鍵部位的解放,角馬一下子就支楞了起來,從地上一躍而起,三隻豹子更本壓不住它。

狡猾的豹老五見形勢不對,又出擊咬住了角馬的要害,一時間不知道是誇她好還是罵他好。

可憐的角馬隨著身體一顫,積蓄起來的功力也散去,雙方又陷入了僵持階段,不過角馬這種行為更接近迴光返照,它已經經不起再多的折騰了。

戰鬥到了決勝的時刻,獵豹們撕咬著角馬的的每一寸皮膚,而角馬默默忍受著這一切,它在積蓄力量準備做最後的抵抗。

時間過去,只見角馬牟足了一口氣,開始上下擺動身體,獵豹沒有跟上它的節奏被甩了下去。

角馬隨即開始旋轉擺動,不讓摔下去的獵豹重新爬上它的身體,但豹老五太輕車熟路了,它扒拉住角馬的一條腿順著角馬的力道一動,又順勢鑽入角馬的襠下。

大哥你是高貴的獵豹,咋就活的比非洲二哥掏肛獸還要卑鄙的模樣。

隨著角馬最後一口氣也被消耗殆盡,獵豹們開始最後的反攻,或者不能說反攻,而是最後的絞殺。

豹老三豹老二,嘗試撕開角馬的後背,徹底咬斷對方的脊樑骨,角馬的頭顱被對反用強力拉到了地面,但是它還是強行保持了身體的站立。

瀕臨極限的它,用受傷的右前腿死死壓住豹老二,讓豹老二充當自己的腿來維持自己的平衡,這已經是它最後的倔強,距離敗亡之時只是長短問題。

它的鮮血染紅了精美的豹皮,它重新站了起來,只是這次它不再有力氣做出大的掙扎,天空飄起的大雨,送這位求生的草原勇士最後一程。

大自然的挽歌無情的滴滴答答作響,它的身體開始顫抖晃蕩,這是崩潰的前兆,獵豹們不知道角馬還能挺多久,但它們知道的是,眼前這位可敬的對手,一定會戰鬥到斷氣前的最後一秒。

剩下的獵豹們不在輕敵,伴隨著暴雨的節奏,它們全部撲了上去,給絕地求生的角馬勇士送上最後的一擊。

這只角馬已經和五隻獵豹戰鬥許久,雨水從零星到磅礴,水滴中夾雜著冰雹,砸在地上呲呲作響,但沒有一隻獵豹選擇放手。

它們和角馬一起承受著大自然最殘酷的洗禮,角馬勇士以最卑微的夢,致那雨夜中的嗚咽與怒吼,它跪下了。

雖然它不願意跪下,但敵人扯斷了它的腿,雖然它不願意認輸,但血液的流逝讓他視野模糊。

雖然它曾經奮力反抗,但兇殘的獵手比它更加血腥瘋狂,無情的冰雹砸在角馬的身上也砸在獵豹的身上。

冰雹不偏袒任何一個人,自然法則也是一樣,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非洲草原就是這樣殘忍又無情。

角馬一聲怒吼,它居然又站了起來,但是它兩條前腿已經被咬折,只有後腿能夠站立,真的有必要對抗到這一步嗎?

這些「愚笨」的食草動物,難道就不懂得放棄嗎?

此情此景不禁讓人沉思良久,也許我們錯了,一開始就錯看,可能所謂的投降從不屬于生物。

你死我活的鬥爭下,本就該至死方休,在長期的生存與進化中,我們獲得了名為科技的利器,但我們又好似失去了什麼。

冰雹雨中的戰鬥又持續了許久,角馬三次倒下又三次重新站起來,每當人們認為這應該是它最後一次倒下了,但它每次又能重新站起來。

我看不懂角馬堅持的力量從何而來,但是我大受震撼。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我已經在長達10分鐘的原片裡,數不清這是角馬勇士第幾次摔倒,但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雨與冰雹伴隨著角馬的心臟一起停止了跳動,天空放晴了,獵豹們騎在角馬的身體上遲遲不坑松嘴,再三確認對方死亡後,它們才敢俯下身子開始大快朵頤。

它們也精疲力竭了,捕獵身體遠強壯于獵豹的角馬,是獵豹們的勇氣,面對數倍于自己的捕獵者絕不放棄生存的希望,是角馬勇士的勇氣。

生命的歷史,便是勇氣傳承的讚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