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洲母獵殺3倍體重的羊駝,10秒鐘拿下獵物,爆發力著實恐怖

美洲母獵殺3倍體重的羊駝,10秒鐘拿下獵物,爆發力著實恐怖
2021/11/25
2021/11/25

巴塔哥尼亞世界上氣候最惡劣的地方之一 ,同時生存著世界上最好的獵手,它是少數純野生美洲獅的生存地,美洲獅美玲正用它那雙比夜明珠還美的獵手之眼,挑選著今天的獵物。

美洲獅們總是能在原駝群裡找到成功率最高的目標,成年原駝體重是美洲獅的三倍,而體重只有自己兩倍的小原駝則要好下手許多。

原駝首領會在族群週邊放哨,一但有風吹草動就會相互發出信號逃走,但些這根本難不倒美玲,它將自己和下風口山峰的影子融為一體,放哨的原駝首領沒看見它,就連近在咫尺的目標本體也沒發現它,近了更近了,它全身緊繃的肌肉蓄勢待發,柔軟的肉爪精巧的力量,讓美玲的前進悄無聲息。

原駝還在悶著頭吃草,美玲已經走出陰影區,現在勝負就在一瞬之間,小原駝又低下頭去吃草,看來是勝負已定,美洲獅的一個側撲,依靠原駝的背為借力點,借助原駝的身體像蕩秋千一樣,蕩到了原駝身前,用強壯的肌肉 鋒利的雙爪,能死死扼住獵物的脖頸,一口尖牙咬上去上去直接洞穿對手的咽喉,一但讓這樣的雙顎合攏獵物幾乎沒有生存的可能。

在閃電般的五秒內,就宣告了原駝的死刑。

小原駝的黑色的雙眼逐漸失去光澤,高昂的頭也緩緩聳下,脖頸無力的下垂,在整個族群的注視下,逐漸失去生命體征。

活活窒息而亡,離開了這個世界。

貓科總是謹小慎微,美洲獅也不例外,儘管獵物已經死去,它還是死死咬住不鬆口,直到對方徹底沒了聲響。

剩下的原駝看見同伴殞命紛紛離去,狩獵告一段落。

但離美玲養育自己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了,這還遠遠不夠,它無法把比自己重兩倍的食物,快速帶回存放幼崽的巢穴。

為保證安全,它必須在藏好食物後,親自回一趟巢穴將自己的孩子帶過來用餐。

但其它食肉動物似乎並沒有體諒一位母親的打算,美洲禿鷲已經在空中,張開它那展開長達3米的雙翅在空中盤旋,它已經盯上了正在藏匿食物的美洲獅,往往一隻禿鷲在你的上空盤旋,那麼就會有越老越多的禿鷲來搶奪戰利品,美洲獅美玲能逃離這群職業空賊的洗劫嗎?

山峰的陰暗面再次幫助了它,只見它一步一步的將食物拖到陰影之中,藏在灌木叢中。

看起來很不錯,能躲過空中的偵察,那麼能躲過地面聞味而來的小偷嗎?

當到達美玲認為安全的地方後,它鋒利的牙齒撕開原駝的表皮,吐掉毛茸茸的不利消化絨毛後,順著撕開的口子先享用起純天然的原駝肉。

如果它不先喂飽自己,就回家接孩子前來,屍體背其他食肉動物發現,可能它將一無所獲,所以在離去前它得先保證喂飽自己。

像它這麼做鮮血的氣息可能會暴露藏匿的位置,但它沒得選著,不吃一點選擇賭一手的話,可能血本無歸。

這是在殘酷自然環境下的最優選擇,它會先吃掉養育最豐富的心肝肺,至少這些含有能量最多的部位,是絕對不會讓它們落到敵人手裡。

在這個世界上環境最惡劣的地方之一,時間永遠是那麼寶貴,美玲埋頭乾飯,原駝的血染紅了它的臉龐,在吃飽喝足後,天快黑了,它注目了一會,只能是戀戀不捨的放棄了未吃完的食物。

小偷們怎麼會放過這個絕好的機會,不一會狐先生帶著它的伴侶就登場了,它們在原駝的屍體上大快朵頤,當地的狐狸通常只捕獵小型哺乳動物,體積巨大的原駝夠它們吃撐死,這樣免費的大餐它們自然不會放過。

而它們的行動會吸引更多的竊賊前來盜取食物,就在狐狸先生埋頭狂吃的時候,它的伴侶也想要上前來分一杯羹,但這個要求遭到了狐狸先生的拒絕,明明夠兩個人的食物,它不願意分享給自己的伴侶,而是堅持自己先吃飽的原則,盡顯渣男本質。

像它這麼做,便宜的就是後來的拾荒者們,高空盤旋的禿鷲們憑藉著狐狸的動靜,確定了食物的位置,它們的到來對于食物是毀滅性的。

作為大自然的清道夫,動物界的食腐王,它們會風捲殘雲般將一切能吃的一掃而空,尖銳的利爪長長的尖喙,都是確保它們能見縫插針,將發現的屍體吃的一乾二淨。

在這片高原上它們就像吸鐵石一樣,盡心盡力消化每一塊腐肉,不一會大量的禿鷲就趕走了狐狸夫婦,從美洲獅美玲幸苦捕捉的獵物屍體上撕下血肉,它們貪婪的進食直到將一切吃幹抹淨,恨不得用自己的長啄爭取剃乾淨每一塊骨頭縫的殘渣。

它們還會相互配合切割獵物,撕開原本堅硬的骨頭和硬皮,將這些不好下嘴的部分,切割到適合自己食用的大小。

這些貪婪的清道夫永不滿足,隨著食物越來越少,它們內部之間也出現分歧甚至因為少一口肉大打出手,用自己鋒利的爪去抓對面,或者是用堅硬的喙啄對面。

而美洲獅這邊還在小心翼翼的,帶著自己孩子們返回,小傢伙們還很脆弱,萬一遇見危險,屬于是打不得也跑不過。

當它們一路磕磕碰碰的來到食物儲存點,原本肥美的原駝,只剩下了一地絨毛,還有幾塊勉強算得上殘羹剩飯的碎骨碎肉,現在看來美洲獅母親當初先吃飽的決定是對的,吃飽後有奶水也可以維持小獅子們生存一段時間。

而調皮的小獅子們還沒意識到母親的幸苦,它們舔舐著剩下的骨頭,嬉戲打鬧,這是它們訓練生存技巧的必要過程。

母親也只能任由它們去了,小獅子三兄弟就這麼在草叢裡開始了兄弟間的玩耍,玩耍是自然界最好的老師,在和家人們類似于摔跤 擁抱的過程中。

它們日後的爆頭 鎖喉技巧已經初見雛形,而這樣溫馨的日子,它們還能在媽媽的庇護下過一年。

天色漸晚,在母親的陪同下它們開始回家,在這片氣候多變的清苦之地,極端多變的山脈溫差極大,它們得在暴風雪來之前找到好的避風點。

哪怕是美洲獅這樣頂級獵手,也過得十分不容易。

不知道怎麼說好,可能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艱難的環境也讓這裡成為少數人類不涉足的地方,雖然生存不易,但至少不會有滅種的危機,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