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3年滅絕的台灣雲豹,再次現身台東,為什麼已經滅絕的物種經常會重新出現呢

13年滅絕的台灣雲豹,再次現身台東,為什麼已經滅絕的物種經常會重新出現呢
2021/07/07
2021/07/07
 

草原上動物的生存之道,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我們都會驚嘆於大自然,慶幸自己看到了真實的動物世界,和我一起走進自然,看動物的野蠻生長 文/獨家記憶

 

隨著人們對自然環境保護意識的增強,那些一度被認為已經滅絕的物種正在複生。

沒有什麼比這些消失的物種重新出現更振奮人心了,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新聞字眼,xx動物在某一年判定為滅絕物種,這是時隔多少年首次拍攝到野生的xx動物等等。

例如白鰭豚,2002年7月14日,隨著最後一頭白鰭豚的去世,人們也基本認定它已經滅絕,但是2018年4月,拍攝到疑似白鰭豚動物。

為什麼這些我們已經判定為滅絕的動物經常會重新出現呢?在討論這個問題前,我們必須要清楚這些物種最初是如何被宣佈滅絕的。

如何判定物種滅絕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紅色名錄整理了全球瀕危物種的登記,並衡量了它們滅絕的相對風險。

紅色名錄有一套標準來確定一個物種的瀕危狀態,但是要判定為滅絕物種的話,毫無疑問是最後一位物種個體去世。

根據紅色名錄的要求,需要在適當的時間,在已知/預期的棲息地中進行詳盡的調查…在整個歷史范圍內未能記錄到該物種方可宣佈滅絕,這個時間可能是30年或更長。

考慮到物種滅絕需要許許多多的證據和很長的時間, 而所有那些還有一絲證據或者最後一次統計到的時間間隔很短的物種,被宣佈滅絕都是人為的曲解。

這些標準也表明,要瞭解一個物種是否已經滅絕,我們需要知道它過去在做什麼,而在特定時間和特定地點的目擊事件構成了我們對物種生存的知識。

但是當一個物種變得稀有時,目擊事件就變得越來越少,以至於人們開始懷疑這個物種是否還存在。

人們在判斷一個物種是否已經滅絕時,經常使用最後一次看見的時間作為可能性的衡量標準,但最後一次看見的時間很少是該物種的最後一個個體或實際滅絕的日期。

相反,該物種可能會存在多年而不被發現,但自最後一次被發現以來的時間長度極大地影響了關於該物種是否已經滅絕的假設。

圖為:白鰭豚標本

一般哪些證據表明該物種存在

這些證據可以有各種形式,從直接觀察一個活生生的動物或照片,到間接的如腳印,劃痕和糞便,和口頭敘述採訪目擊者。

但是,這些不同的證據並不都是有價值的,因為動物園裡的一隻比滿屋子都是見過它的人的回憶更有價值。

然而,確定什麼是真實的目擊事件,什麼是虛假的,使得宣佈滅絕變得更加複雜,一個物種被「重新發現」的想法可能會使事情更加混亂。

「重新發現」意味著某些東西已經丟失或被遺忘了,但這個術語經常給人一種物種已經從去世中復活的印象。

這種對消失或遺忘物種的誤解意味著默認的假設是,任何多年未見的物種都已經滅絕,而事實是我們沒有發現而已。

圖為:近期括蒼山拍攝到的中華斑羚截圖

那些重新出現的物種

我們文中提到的白鰭豚,自2002年最後一隻死亡後,人們從來都沒有承認過它們已經滅絕,而且曾有過多次大范圍尋找。至今也沒有任何一個組織宣佈過白鰭豚已經滅絕,只是我們長期沒有得到它們存在野外的相關證據,導致我們以為它們已經滅絕。

另外,許許多多動物可能只是被列為瀕物種,而我們卻覺得它們已經滅絕,比如今年4月在括蒼山自然保護區內發現的野生斑羚。

當我第一次在多個媒體平臺聽到/看到斑羚重新出現時,我的第一直覺也是滅絕物種的重新出現,但是斑羚只是很長時間沒有在括蒼山被拍攝到而已。

圖為:臺灣雲豹

臺灣東南部台東縣達仁鄉的部落巡守隊員在巡山時發現了一隻臺灣雲豹。其中一個隊員表示,他看到了臺灣雲豹獵捕山羊的畫面,場面十分震撼;另一個隊員則表示,他看到雲豹從車前迅速地跑過去,然後爬上了樹,很快就消失了。

當地相關林業部門對此十分重視,打算採取一系列措施保護好森林。

雲豹共有三個亞種,分別是雲豹指名亞種(上圖)、尼泊爾雲豹和臺灣雲豹。臺灣雲豹僅分佈於臺灣東南部的叢林中,體表佈滿雲片狀的斑紋,在叢林中這樣的皮毛是一種很好的保護色,再加上它們行蹤詭秘、數量稀少,因此很難被人發現。

如今全世界唯一能見到的臺灣雲豹標本,收藏在位於臺北市的國立臺灣博物館之中,如下圖。

「臺灣雲豹已經滅絕」的看法成了大多數人的共識。

那些真正被宣佈滅絕的物種重新出現的機率並不多,但也是存在的,它比我們想象的頑強。

我會欣賞人類的善良,也喜歡可愛的毛茸茸的動物。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覺得心疼,它就不存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歡迎來到:趣味動物世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