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類人猿的較量!27只黑猩猩圍攻7只銀背大猩猩,銀背幼崽無一倖免還被吃掉一隻,黑猩猩為何熱衷捕食靈長類

獨家記憶 2021/08/10 檢舉 我要評論
 

草原上動物的生存之道,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我們都會驚嘆於大自然,慶幸自己看到了真實的動物世界,和我一起走進自然,看動物的野蠻生長 文/獨家記憶

 

眾所周知,黑猩猩和銀背大猩猩是大約800萬年前從一個共同祖先分裂出來的兩種不同的類人猿物種,它們在某些地區和平共處,共同分享食物和庇護所的資源,甚至一起玩耍、互相照應,幾乎沒有矛盾。

即使發生爭鬥和爭吵,也只是發生在它們各自的物種內,不會涉及兩種不同類人猿物種。

但發表在《科學報告》上的一項研究顯示,科學家在加蓬盧安哥(Loango)國家公園 第一次目睹了黑猩猩「無緣無故」地解決了銀背大猩猩,這一極其反常的現象讓過去「彼此無害」的觀點受到了挑戰。

猿類爭霸:黑猩猩VS銀背大猩猩!

多年來,奧斯納布呂克大學和德國馬克斯普朗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的科研團隊在加蓬盧安哥國家公園觀察黑猩猩(Chimps)和銀背大猩猩(Gorillas),對它們的社會關係、群體動態、狩獵行為和交流能力進行記錄研究。從2014年到2018年,團隊記錄了九次黑猩猩和銀背大猩猩一起出去玩,和平相處,偶爾還會在果樹上共同進食,如此現象在東非和中非的其他地方也有發現。

因此,可以想象一下當團隊在2019年看到的不是一次而是兩次遭遇時他們的驚訝,而且每一次都以死亡告終。在這兩種情況下,黑猩猩都結成聯盟,攻擊銀背大猩猩,並利用它們更多的數量來獲得優勢。兩起事件都發生在黑猩猩領地的週邊,主要進攻者是成年雄性黑猩猩。研究人員能夠在大約100英尺外觀察到這些進攻,並在他們的新報告中詳細描述了這些進攻。

第一次矛盾發生2019年2月6日,涉及18只黑猩猩和5只銀背大猩猩(3只成年雌性和1只幼崽,1只雄性)。黑猩猩巡邏領地時遇到了覓食的銀背大猩猩後吹「集結號」,2分鐘後27只黑猩猩趕來並對銀背吠叫。銀背似乎被叫聲激怒,當場按倒了一隻亞成年的雌性黑猩猩,隨後大戰爆發。

面對上躥下跳的黑猩猩,銀背大猩猩試圖用強壯的身體和雙臂來保護自己,甚至抓住一些黑猩猩扔到空中,不過結果無濟於事。最後4個成年銀背成功逃離現場,但銀背大猩猩幼崽未能倖免。持續52分鐘,3只黑猩猩在戰鬥中受輕傷,銀背幼崽全去世。

第二次發生在2019年12月11日,27只黑猩猩伏擊了7只銀背大猩猩(1只雄性銀背、3只成年雌性、1只幼崽和2只寶寶)。這次幾乎和第一次一樣,巡邏的黑猩猩發現一隻雌性大猩猩在樹上休息,隨後主動進攻銀背並吹‘集結號’,而銀背也捶胸吠叫,其他銀背前來幫忙。

不過面對大批趕來的黑猩猩,銀背選擇了逃跑。接著黑猩猩群分兵追擊,結果除了一隻雌性銀背和它的幼崽,其他銀背都成功逃脫了。被圍住的銀背帶著幼崽爬到樹冠上,最後黑猩猩消滅了銀背幼崽。然而這一次,銀背幼崽被黑猩猩吃掉了。

考慮到雌性銀背大猩猩(銀背均重270公斤)的體重幾乎是雄性黑猩猩(45公斤)的兩倍,而雄性銀背大猩猩的體重可能是雄性黑猩猩的3到4倍,因此黑猩猩能搞定銀背大猩猩的幼崽是多麼了不起的事實。

黑猩猩是雜食動物,這意味著它們既吃植物也吃動物。觀察發現,它們在自己的物種中也非常暴躁和極具進攻性——至少到目前為止的觀測是這樣。2017年的研究表明,黑猩猩到5歲時,身體已比大多數成年人強壯。它們的力量不僅是成年人的5倍,而且還會用一組鋒利的犬齒進行進攻,咬合力是人類的20倍。

哈佛大學進化生物學家理查·蘭厄姆 (Richard Wrangham) 表示,黑猩猩顯然是熱衷於狩獵其他靈長類動物,從猴子到其他黑猩猩,甚至人類(2000-2004年,烏干達和坦尚尼亞至少有8名兒童成為黑猩猩腹中餐)。甚至有一些觀察結果表明,黑猩猩會從其他猴群裡偷走幼猴,然後帶著它們四處玩耍,直到它們不在動彈。一句話概括,黑猩猩為了填飽肚子,不擇手段。

而相比之下,銀背大猩猩對狩獵其他物種幾乎沒有興趣,無論是在野外還是圈養。

為什麼黑猩猩會反常進攻銀背呢?

黑猩猩進攻銀背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但研究人員推測可能與 氣候暖化引發食物競爭有關。因為這兩個衝突事件都發生在黑猩猩和銀背大猩猩飲食嚴重重疊的季節,而友好的互動發生在一年中它們的飲食不同的時候。

由於人為造成的氣候變化,加蓬熱帶森林中的水果不像以前那麼豐富了。而盧安哥國家公園的黑猩猩、大猩猩和森林大象共用食物資源可能導致競爭加劇,有時甚至導致這兩種類人猿物種之間的相互作用。第二隻小猩猩被黑猩猩吃掉了,但第一隻沒有被當作食物,至少在最初是這樣,這使得矛盾更有可能是為了爭奪食物資源。

團隊表示,從現有的證據來看,黑猩猩和銀背的矛盾肯定是一個異常事件。氣候變化很可能在這個故事中發揮了作用,但如果不仔細觀察,很難說它的作用有多大。不過就這兩個物種當前面臨的壓力,無論是在它們的環境中還是在它們的社交互動方式中,與人類登上食物鏈頂端的歷史何其相似......

我會欣賞人類的善良,也喜歡可愛的毛茸茸的動物。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覺得心疼,它就不存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歡迎來到:趣味動物世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