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好奇吃了一口肉,死亡後迅速產生惡性循環,千百隻漂遍水域,「鱷魚群狂歡」連吃三天三夜

獨家記憶 2021/08/10 檢舉 我要評論
 

草原上動物的生存之道,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我們都會驚嘆於大自然,慶幸自己看到了真實的動物世界,和我一起走進自然,看動物的野蠻生長 文/獨家記憶

 

河馬是非洲最危險的動物,和獅子、豹和鱷魚的危險不同,河馬的危險來自它們的侵略性、強烈的領地觀念,而不是對肉的渴望。過去很長時間裡,河馬被認為是食草動物,不是食肉動物。

然而,近年來科學家們發現了 河馬並非屬於純食草動物,它們還吃肉,吃死掉的動物的行為很普遍,例如斑馬、大象、羚羊,甚至其他河馬等。那河馬到底是食草動物還是雜食動物呢?

其實食草、雜食、食肉動物的基本通用準則,不是動物一會吃什麼一會吃什麼決定,而是和它們的食譜比例、消化系統和適應能力有關。舉個例子,食草動物經常會因其體內缺乏鹽分或某些礦物元素,從而去啃動物骨頭、舔石頭等等,不能因此就將其歸為雜食動物。

同理,河馬也一樣。雖然河馬也吃肉,但河馬的主食還是草,所以河馬應該屬於食草動物。

河馬吃肉會出現什麼狀況呢?幸運的沒事,不幸的就會把自己搭了進去,一時漂滿河岸。

河馬吃草也吃肉,而且吃的肉比我們想象的要多!

河馬大部分時間都在水中度過,但一到夜間,它們就活躍在水生境的周圍土地以吃大量青草、水生植物和木本植物,每晚可以吃下約 40公斤的草食。在圈養期間,河馬也喜歡吃水果(西瓜)。在此過程中,得益于其張開的嘴巴和非凡的咬合力(每平方英寸20磅),西瓜一咬即碎。

其實科學家以前已經注意到河馬吃肉,但當初認為河馬吃肉只是個例,群居動物某些個體中有異常行為並不罕見。不過近年來科學家收集到的案例,打破了河馬純素食動物的固有觀念。

1995年,美國阿拉斯加大學生物學家約瑟夫·杜德利首次在辛巴威萬基國家公園記錄了河馬吃肉的過程。此後他收集了河馬吃黑斑羚,小象甚至河馬的證據。

儘管河馬吃肉事件少於十二起,但這些現象從南非到烏干達都有出現。而隨著網路和手機的發展,達德利的觀察只是冰山一角,越來越多的人正在觀察這些以前沒有記載過的河馬「異常」行為。

根據近年的觀察分析,河馬吃肉不是局限在某個地區的特定個體,而是廣泛出現在東非、南非的旱季時期,在河馬種群裡屬於 低頻現象。換句話來說,一到旱季,東非和南非都有可能出現一群河馬圍在一起吃肉的情形。

為什麼河馬在旱季會吃肉?

營養物質的缺乏?還是河馬的食肉傾向所致?科學暫時還未能確定是什麼因素導致,而 這行為並非突然出現,只是過去一直被忽略了而已。但可以肯定是,河馬是能吃肉的。相信大家在看到河馬那巨大的顎骨和尖銳的獠牙時,就不會驚訝河馬能不能吃肉了。

事實上,河馬和其他大型食草動物以植物性飲食為主,它們的胃適合於發酵和消化大量植物纖維。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些食草動物不能在功能表上添加肉類,比如羚羊、鹿和牛也會吃腐肉、鳥蛋、魚類等等。

而食草動物並非不想吃肉,只是受 生物力學的硬體限制,沒有爪子和裂齒等,難以捕捉獵物罷了。 但是河馬不受生物力學的限制,其身軀龐大、頜骨粗大、犬齒發達、嘴巴寬大,堪稱是食草巨獸中的異類。

值得一提的是,河馬吃的肉絕大部分屬於腐肉,很少看到河馬主動捕食活生生的斑馬或羚羊;其中出現主動進攻食草動物的現象,大多是河馬強烈的領域觀念所致。相反,我們時常會遇見河馬攪局了鱷魚的捕獵,拯救過不少角羚和斑馬。

所以如果將河馬定義為雜食動物,那同樣也會啃骨頭的牛、鹿又應該怎麼如何定義?

河馬吃肉釀禍,一吃連累一群!

河馬吃肉的原因找不到,但是河馬吃肉的後果卻十分悲慘。據近百年來的記錄顯示,非洲爆發過多次河馬大規模死亡的事件。僅烏干達伊莉莎白女王國家公園(QENP),就曾在1937年、1959年、1962年、1991年、2004年和2010年發生過河。其中2004年的數量尤其龐大,而且時間持續到第二年,導致大約15%的河馬去世。

毫無例外,這幾次河馬大規模倒下均由 炭疽病引起。

炭疽是炭疽桿菌引起的病的稱呼,非常古老,至今從未消失過。而炭疽桿菌天然存在於泥土之中,而且其芽孢休眠期很長,可長達200年。而食草動物是炭疽的天然宿主,炭疽的芽胞會被食草動物攝食後進入其體內,出芽成繁殖體,然後大量繁殖,最終引起宿主動物的死亡。

不過令科學家疑惑的是,炭疽是如何盯上河馬的呢?畢竟炭疽導致的事件通常只出現在旱季時期。

曾有專家猜測是水源傳播,河馬大部分時間都呆在水裡以及需要大量補充水分,觸碰幾率更高。但是有動物學家反駁表示,炭疽通過水源傳播不常見,而且河馬的皮下腺體分泌的紅色黏液具有一定的抗菌性。不然以河馬好鬥的個性,皮膚常被劃開的情況下,常泡在水裡的河馬早就掛了。

研究人員從炭疽病的河馬表現出不同尋常的特徵分析,河馬吃了炭疽病的腐肉,尤其是其他河馬的身體才是它們感染炭疽熱的關鍵。

最直接的證據就是烏干達2004年爆發的炭疽疫情,當時發生地點鄰近卡津加運河的喬治湖,這條運河連接了伊莉莎白女王國家公園裡的愛德華湖與喬治湖,而感染炭疽病的河馬從上游的喬治湖流到下游的愛德華湖,受影響的河馬數量不斷增加,很多河馬都在吃掉同類的肉。死得越多,吃得就越多,死得更多,惡性循環,漂滿河岸。

神奇的是,鱷魚似乎對炭疽有抗體一樣,每次面對大量感染炭疽的河馬,鱷魚如同迎來了一場堪比食草大軍遷徙的盛宴。

最後:

河馬吃腐肉屬於異常行為,按道理,那麼多年了它們應該已吸取了教訓才對。但現實恰恰相反,就為了嘗一口肉,有些河馬連命都搭上了......奇哉!怪哉!

我會欣賞人類的善良,也喜歡可愛的毛茸茸的動物。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覺得心疼,它就不存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歡迎來到:趣味動物世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