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20天行程700公里,7天吃1只岩羊,雪豹能否在賀蘭山找到配偶?

田園牧哥 2022/02/03
 

趣味動物世界專注於分享動物趣事的百科全書。陪妳一起看動物野蠻生長,感受不一樣的生命活力。 文/獨家記憶

 

賀蘭山位于中國銀川平原的西部,呈南北走向,是寧夏與內蒙古兩個自治區的界山。它不僅有高大的山體,廣袤的森林,還有著豐富的物產資源,是個天然的動物園。

近年來,石貂、豹貓、馬麝、猞猁等野生動物重回「家園」,但是遺憾的是,雪豹、華北豹等大型野獸一直都沒有現身。

不過,就在去年5月份,一隻雪豹突然闖入人們的視野;緊接著,9月,一隻叫「四王子」的雪豹也被放歸賀蘭山。

這只放歸的「四王子」可調皮了,在120多天的時候裡,四處溜達700多公里,有時候遊蕩范圍較廣,一天走10公里,有時候活動范圍不大,也就2-3公里。這還不打緊,它的胃口可大了,平均7天就要捕食1只岩羊,食欲旺盛!可咱們可愛的岩羊要遭殃了。

01緣起:一隻「大貓」趴在草地上,一動不動,原來是雪豹!

2021年9月5日傍晚,家住內蒙古四子王旗巴音敖包蘇木的一位牧民,趕羊回家途中,發現一隻「大貓」趴在草地上,一動不動。只見它全身灰白色,佈滿黑斑,體長約1.1米,重約40公斤,一個粗大的尾巴。

「大貓」當時的狀態比較虛弱,一直匍匐在地上,呼吸急促,氣喘嚴重。看見人來,站也站不起來,牧民立即報警。隨後,雪豹被送至鄂爾多斯市野生動物救助管理站,進行了全身檢查,發現它並沒有受傷,只是身體有些虛弱,可能是缺乏食物所導致的。

在野生動物救助管理站觀察了幾天後,雪豹就被送往當地的動物園餵養起來。大夥給它取名「四王子」,為了儘快幫助雪豹恢復健康,天天給它喂新鮮的牛、羊、雞、兔肉,還有活羊、活雞、活兔供著它。

據說,當時動物園很想養在那裡,但是遭到動物愛好者與專家的一致反對。你可知道,「四王子」雪豹是中國土生土長的雪豹,也是近幾十年來中國雪豹分佈最東的記錄,「四王子」的出現,一下子將分佈邊緣向東推進了300公里。

不用說,于理于法,「四王子」必須放生。但是到底放到哪裡去呢?

02放歸:「四王子」放歸賀蘭山,也許它將成為這裡雪豹回歸的種子

內蒙古草原是不能去了,那裡食草動物少,很有可能會因為找不到食物而餓死。「四王子」的放歸地有很多選擇,首選是賀蘭山,其次是狼山、陰山乃至呼和浩特的大青山。

專家們選來選去,最後選定了離四子王旗不遠的賀蘭山。大家之所以把放歸的地點選在賀蘭山,主要是考慮到2個原因:

其一,賀蘭山的食物來源最為豐富,雪豹在這裡不愁吃不愁喝。

目前,賀蘭山的岩羊、馬鹿數量劇增,岩羊已經增長到了近50000只,岩羊密度達到17只/平方公里,賀蘭山已經成為全世界岩羊分佈最密集的區域之一;而且,馬鹿的數量也增長到了2600多隻。

可見,賀蘭山上有幾萬隻岩羊,就是雪豹數量增加到10-50只,雪豹的食物來源根本就不成問題。

其二,賀蘭山本來就是雪豹歷史分佈的地區,只是因為歷史原因,雪豹才從賀蘭山消失了。

50年前,賀蘭山是野生動物繁衍生息的樂園,也是雪豹的天然狩獵場。由于人類活動頻繁,山上環境惡化,棲息地質量下降,許多野生動物逐步銷聲匿跡,雪豹也隨之消失。

但是到了2020年,雪豹再次出現在賀蘭山。這說明,雪豹依舊有可能向賀蘭山擴散,而且這種擴散有可能正在發生。

可見,把「四王子」放歸賀蘭山,是最佳的選擇。所以,就在去年9月22日,在賀蘭山哈拉烏北溝,大家把「四王子」放歸了大自然。

當籠子的門打開後,「四王子」飛一樣沖了出去,看來它已經憋了10多天,總算回歸大自然,太高興了!

其實,這次放歸的「四王子」雪豹,身強體胖,說不定它還能成為賀蘭山雪豹回歸的種子呢!

03遊蕩:120天行程700公里,巡視了敖包疙瘩,摸黑「遊覽」了賀蘭口壁畫

「四王子」回到大自然,如虎得翼。第二天,「四王子」在賀蘭山西坡的哈拉烏溝茂密森林遊蕩了一圈,慢慢來到了西坡邊緣,走進阿拉善左旗的沙海星洲,還在這裡飽餐了一頓。又趁著賀蘭山美好的月色,巡視了主峰敖包疙瘩,欣賞了一下那裡的美景。

從9月24日,直到26日,「四王子」來到哈拉烏南溝簸箕塘,站在海拔2700米的山上,居高臨下,領略了一回巴彥浩特美麗的夜景。

直到10月1日,「四王子」主要活動在賀蘭山西坡一側,基本上在主峰敖包疙瘩周圍附近,這段時間,「四王子」活動十分頻繁,少則3-5公里,多則10多公里,看來它是想在這裡建立領地了。

10月2日,從西坡翻越了賀蘭山主峰敖包疙瘩,直奔賀蘭山東坡,乘著月色,興致勃勃地跋涉了近30公里,朝著賀蘭山國家森林公園挺進,不急不忙,悠哉悠哉,欣賞賀蘭山沿途的風景,偶爾停下來,捕一隻岩羊吃。

不知道怎麼的,10月3日、4日連續兩天,「四王子」消失在賀蘭山穀裡。把科學家嚇壞了,「四王子」不會被盜獵者抓走了吧?10月5日,科學家終于發現了「四王子」的位置。原來,它早穿過蘇峪口,登上了睡佛的額頭,在那裡閒庭信步了。

這傢伙膽子夠大的,儘管是初來乍到,卻一點也不怕生,一周的時間裡,一直流連在這裡。不過,話說過來,這裡有吃有喝,雪豹當然喜歡了。

10月12日,「四王子」又一路向西,翻山越嶺,跋涉7公里,到了深夜,終于來到鎮木關溝口。這一路,「四王子」走走停停,遊山玩水,走到哪兒都覺得新鮮的,過得有滋有味,都忘記了自己的老家內蒙古草原了。

11月 24日,「四王子」又回到賀蘭山西坡,在馬蹄坡、哈拉烏小馬蓮井子一帶范圍活動,還到處拉尿,圈定自己的領地。

雪豹有很強的好奇心,這趟賀蘭山巡山之旅,它不怕辛苦,不僅摸黑「遊覽」了賀蘭口壁畫,一邊走還不時顯擺了一下自己的美貌:白色的皮毛上密佈著黑色斑點和黑色圓環,毛茸茸的尾巴又粗又長。嘿嘿,差點被自己的帥氣迷倒了!

04捕食:7天吃1只岩羊,用爪子抓住岩羊,吃掉腹部和內臟,再把肉撕成小塊吃

大家都知道,雪豹以岩羊、北山羊、盤羊等食草動物為主食,偶爾也捕食雪雞、高原兔、旱獺等小動物。來到賀蘭山,「四王子」可真有口福,這裡有它最愛吃的硬菜——岩羊肉。

「四王子」在巡視領地的同時,還不忘抓幾隻賀蘭山當地的「特產」——岩羊來填飽肚子。9月27日,在哈拉烏南溝簸箕塘,「四王子」2天內連殺2只岩羊,吃飽後,還把獵物拖拽了近100米遠。

10月初,在敖包疙瘩附近,「四王子」悄悄在岩羊活動區域躲了起來,等到岩羊剛走近,就一躍而起,撲倒一隻。這只倒楣的岩羊,也把雪豹身上的花紋當成了石頭,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成了「四王子」的午餐。

11月30日,水溝子的草甸上,「四王子」不費吹灰之力,就獵殺了一隻肥肥的岩羊,大快朵頤,又飽食了一頓。

賀蘭山的岩羊,也許是過慣了「安逸」的生活,根本就沒想到有雪豹,毫無警惕就淪為雪豹的口中餐。

這次,「四王子」捕到了1只馬鹿。12月15日淩晨,「四王子」換口味了,它捕獲了1頭馬鹿幼崽,吃飽了就躺在岩石上舒舒服服曬太陽。

12月16日早上,「四王子」捕獲1頭成年雄性岩羊。這次它先用爪子抓住獵物,然後用磨牙的方式把肉撕成小塊,慢悠悠地吃掉腹部和內臟,然後再吃肉,還很有儀式感。

後來,科研人員對賀蘭山放歸的「四王子」研究發現,它平均每隔7天就要捕食1只岩羊或馬鹿。

05繁殖:「四王子」能否在賀蘭山找到配偶?

就目前而言,監測到賀蘭山上僅有2只雪豹,1只是,2021年9月22日在內蒙古四王子旗被救護並被放生的「四王子」。

還有一隻就是,5月在賀蘭山海拔2800米的高山草甸上發現的那只雪豹。這只雪豹圓頭圓腦、體格健壯、渾身佈滿玫瑰花斑。只見它在漆黑的夜色中,拖著長長的大尾巴緩步走過。

「四王子」能否與5月份發現的雪豹相遇呢?

如果能相遇,它們能否結伴而行、繁衍後代呢?如果5月發現的雪豹也是雄性,賀蘭山上並沒有「雪豹公主」,那麼「四王子」該如何繁衍?它會不會孤獨終老呢?

這個,大家不用擔心,憑藉五萬隻岩羊這一點,很多雪豹都會慕名而來,你想想,這麼多的美味在等著,雪豹不會跋山涉水來到賀蘭山麼?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只是時間問題。

結語

「四王子」入主賀蘭山,成為賀蘭山食物鏈的頂端,打破岩羊在賀蘭山的「太平日子」,給岩羊帶來了生存的危機,從而完善了整個生態平衡。

大家說說,「四王子」在哪裡過的年呢?

今天的動物趣事就到這裡了,如果你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趣味動物世界←全世界有趣的動物都聚集在這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