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澳大利亞與15億隻癩蛤蟆,不得不說的那些事

 

趣味動物世界專注於分享動物趣事的百科全書。陪妳一起看動物野蠻生長,感受不一樣的生命活力。 文/天空之城

 

它們是有毒的入侵者,已經征服了澳大利亞北部的大片地區,並繼續向西向印度洋進軍,看起來勢不可擋。身體充滿了毒液,受傷的往往是想吃它們的捕食者。在澳大利亞,生物控制和各種手段都未能阻止它們的蔓延。

悉尼大學生物學教授說,它們可能已經穿過了西澳大利亞熱帶地區的一半,進入了金伯利高原地區,並以每年50至60公里的速度移動。這種多疣的兩棲動物只在雨季活動。儘管跟蹤研究表明,它們每天的跳躍距離不到10米,但那些處於前線的傢伙卻長得更大更強壯了。

在熱帶地區,處於前線的那些傢伙經常在一夜之間移動幾公里,它們已經進化出了這種非常獨特的行為。實際上,它們在外形和生理上也進化出了差異。從本質上說,它們已經變成了無情的傳播機器,並以盡可能最快的速度向著更遠地方移動。

科學家們已經無法計算出澳大利亞西北部現在有多少這種「害蟲」,它們繁育後代的能力太強了。一些人估計出這個數字在15億隻左右,甚至可能更多。

澳大利亞最頭疼的入侵物種——海蟾蜍澳大利亞有著很長一段讓人「喜聞樂見」的歷史,無意中引入了各種造成生態災難的寵物、生物和家畜。例如狐狸、豬、兔子、山羊、駱駝和貓。

外來的植物和魚類也對當地的動植物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但最讓人唾棄的卻是海蟾蜍(甘蔗蟾蜍)。

對澳大利亞來說,這個可怕的故事始於波多黎各(美國自由邦)的一個甘蔗種植園,那裡從南美進口了巨型海蟾蜍,以治理甘蔗園中的蟲害。

蟾蜍治理蟲害獲得了成功,消息傳開了,很快便被運往了世界各地。1935年,101只蟾蜍抵達了澳大利亞北部的偏遠地區,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圈養後,蟾蜍的數量很快就增加到了3000只。

數量足夠了,海蟾蜍被放歸到了甘蔗田中。起初,一些生物學家和科學家警告放生蟾蜍的風險,並並提出抗議。在短暫的暫停之後,很快又恢復了釋放。

澳大利人希望這些海蟾蜍把蟲子吃光,然而,事與願違,雖然號稱是世界上最大的蟾蜍,但它們只能跳(半米高),而不能飛,所以蟾蜍根本吃不到生活在甘蔗莖稈上部的蟲子。

吃不著總不能餓著肚子,海蟾蜍便開始不像澳大利亞人計畫中的那樣消滅蟲子,而是開始吃掉一切可以吃的東西——昆蟲、鳥蛋,小型齧齒動物甚至本土的青蛙。這對當地生態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正在試圖吃掉蝙蝠的海蟾蜍同時,它們還威脅著人類和動物。蟾蜍的身上充滿了毒液,在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它們就會將分泌毒素的腮腺指向攻擊者。毒液通常會從腺體中滲出,但如果遭受更大的攻擊,蟾蜍甚至可以噴出細小的毒霧。

這些毒液可以消滅許多的捕食者,讓它們在澳大利亞幾乎成了沒有任何對手的強者。海蟾蜍還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繁殖能力。

澳大利亞北部地方屬於熱帶地區,炎熱潮濕的氣候簡直就是海蟾蜍的繁衍天堂。野生蟾蜍的壽命可達5年,雌性蟾蜍一次可以產卵8000~35000枚,一年兩次。

在沒有天敵的繁衍天堂裡,海蟾蜍迅速擴大了族群的數量,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就增加到了10萬多隻。很快,海蟾蜍便從昆士蘭州擴散到了新南威爾士州,再到北領地的熱帶雨林,遍佈這個國家每個角落。

「人道的消滅蟾蜍」

1980年,澳大利亞北部地方的 海蟾蜍數量已經達到了數百萬,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由於毒性大、繁殖能力強,海蟾蜍給當地造成了巨大的危害:不僅捕食它的大型食肉動物會中招,海蟾蜍甚至可以用毒污染少量的水,比如寵物的水盤,甚至在沒有直接接觸的情況下就會導致動物生病。

為了阻止海蟾蜍,或是徹底消滅海蟾蜍,生物學家和野生動物保護官員費盡心機,但都收效甚微,他們急於控制和消滅這些煩人的蟾蜍。

在80年代中期,澳大利亞政府資助了一些生物研究所,想通過疾病來控制蟾蜍的數量,就像引進粘液瘤病毒消滅兔子一樣。兔子同樣是澳洲人的頭號公敵,對澳大利亞生態環境造成了巨大的破壞。不過很可惜,在還沒有研究出消滅蟾蜍的生物控制方法之前,錢就花完了。

鎮長們鼓勵打擊蟾蜍,不顧一切手段的消滅它們。這讓一些城鎮的道路上到處都是蟾蜍,用汽車輪胎壓過去的方法消滅蟾蜍已經成了日常交通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然而,這些「不人道的消滅方法」遭到了RSPCA的反對。他們說,蟾蜍雖然不受澳大利亞野生動物法規的保護,但是它們受到動物福利法律的保護,所以任何捕獲消滅方法都必須是人道的。

他們建議,將蟾蜍放在冰箱裡讓它們睡上12個小時,然後再把它們放到冰箱的冷藏櫃裡睡24小時。他們還曾建議在蟾蜍背上塗上痔瘡膏,讓它們入睡,但這一建議未被採納。

顯然,絕望的澳大利亞人沒有聽從他們的「建議」,被激怒的人們更是打著「瘋狂的蟾蜍狩獵」來吸引遊客。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他們所做的任何嘗試都不起作用:基因改造、誘捕消滅等等都是無效的。消滅蟾蜍就好像從院子裡打掃落葉一樣,剛收拾乾淨,可沒幾天就又出現了。

2011年,海蟾蜍入侵區域。如今圖中顏色區域大部分已被入侵對海蟾蜍的調查顯示,它們繁殖的速度比人類消滅它們的速度還要快。

許多澳大利亞城市已經在和海蟾蜍的大戰中認輸了。在科學家們發現蟾蜍已經在悉尼繁殖之後,一份聯邦政府的報告得出結論:「目前根除蟾蜍是不可能的。」

悉尼大學生物學家、蟾蜍專家理查·肖恩說:「我認為科學上的共識是,我們無法阻止蟾蜍的蔓延,但我們可以做各種事情來減少它們的密度和影響」。

肖恩正在研究新的方法來做到這一點,比如教捕食者不要去叨擾蟾蜍。肖恩研究的這一部分,叫做「如何與蟾蜍生活」,這可能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如今,15億隻海蟾蜍已經征服了澳大利亞西北部地區,距離85年前最初放生地點擴散了約3000多公里。

人們採用了許多方法各種方法來消滅它們,困難在於如何在不傷害其他物種的情況下消滅它們。沒有辦法,澳大利亞人只能大規模圍捕蟾蜍,設置障礙阻止蟾蜍向東南遷徙,並利用現有的一切資源就地消滅蟾蜍。

科學家們正在試圖從基因上培育出一種只能產生雄性後代的海蟾蜍。以此類推,它們的後代也只能產生雄性,無法有效繁殖。一旦培育成功,這些轉基因蟾蜍將被釋放到野生種群中。人們希望這一方法能夠在不威脅其他物種的情況下使澳大利亞人擺脫蟾蜍。

但在有效的計畫得以實施之前,澳大利亞的人和動物將不得不忍受蟾蜍的持續擴張。

今天的動物趣事就到這裡了,如果你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趣味動物世界←全世界有趣的動物都聚集在這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