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東亞貉入侵歐洲手段「極其殘忍」活埋狗獾強占獾窩,害獾斷子絕孫,多虧猞猁救命

李超 2022/03/30
 

趣味動物世界專注於分享動物趣事的百科全書。陪妳一起看動物野蠻生長,感受不一樣的生命活力。 文/獨家記憶

 

在白俄羅斯的森林里,來自東亞的入侵物種貉,竟然生生將歐洲本土的狗獾逼到了滅絕的境地。

沒有比貉更不要臉的房客了,它非但強行霸占了獾的房子、不交房租,還偷吃房東的食物,謀害房東的孩子。最后,它居然把房東一家都給活埋,當成食物美滋滋地吃掉了。

白俄羅斯科學院的瓦迪姆·西多洛維奇教授,和他的同事艾瑞娜·羅滕科教授,在森林里研究狗獾和貉已有多年。

瓦迪姆·西多洛維奇教授

他們發現,在1970年以前,當地狗獾很常見,密度高達每百平方公里20~120只。 后來,隨著入侵貉數量越來越多,到21世紀初,狗獾數量下降到每百平方公里只有一兩只,還不到之前的三十分之一。

更嚴重的問題是, 剩下的狗獾絕大多數都是「單身狗」,已經要斷子絕孫了,眼看就要滅絕了。

貉VS獾

貉,就是一丘之貉的「貉」,它是一種非狼、非狐的中型犬科動物,體重大約5-6公斤,它的 膽子很小,性情溫順。貉在中國東部和南方很常見,現正在向上海、武漢等大城市挺進,出現在了很多居民小區里。

狗獾,據說是魯迅先生筆下偷瓜賊「猹」的原型(有研究人員認為猹實際上是鼬獾),這是一種鼬科、獾亞科動物,體重大約11公斤。它所在的鼬科,那是人才濟濟,「金剛狼」狼獾、「平頭哥」蜜獾,都是它同科的大表哥。 狗獾本身也是身強體壯,皮糙肉厚,戰斗頑強,就像個「小坦克」。

體型小而且溫順、怯弱的貉,是如何打敗碩大而且兇猛的狗獾的呢?

貉和狗獾的大戰,導火索是食物和住房。

狗獾

在貉的原產地——中國的南方,氣候溫和,即使冬天也不是太冷,貉和狗獾的主要食物是水果,還有蟲子,十分豐富,它們是可以和平共處的,不存在強烈競爭。

蘇聯人在1929~1955年將9100只東北亞貉,引進了歐洲,現在貉的分布已經擴展到幾乎整個歐洲了,與歐洲狗獾大面積地重疊。

歐洲地理位置靠北,天氣冷,狗獾和貉可吃的食物非常少,而且它們冬天都一樣要找個洞,進去冬眠。

貉現在的分布,黃色為原產地,紫色為引進歐洲的分布

在這種環境下,食物和住房這兩大重要的民生問題,就誘發貉和狗獾之間爆發了一場長達50年的生死大戰。

食物爭奪戰

專家發現,貉和狗獾的戰爭主要有兩大戰場。

第一戰場是食物爭奪戰。在這個戰場上,貉靠著兩大秘訣,獲得了最終勝利。

貉的第一個獲勝秘訣是「早起的貉子有肉吃」。

歐洲氣候嚴寒,當 早春貉和狗獾剛從冬眠中醒來的時候,地面上還有很深的積雪,這時候它們 唯一可吃的東西就是有蹄動物的尸體

貉吃腐肉

在這個季節,貉和狗獾的食譜中,有蹄動物尸體的占比都達到了六成。

這些有蹄動物要麼是冬天凍死的,要麼是狼和猞猁捕殺了吃剩下的。總量并不多,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不到兩公斤。

肉少,吃客多。想吃肉,就得搶。

在這場搶肉大戰中,狗獾完敗,因為它比貉能睡。

貉每年2月下旬就蘇醒了,而狗獾要睡到2月底、3月初。

貉醒得早、就可以先吃。

動物學家算了一筆賬,當地貉的數量是每平方公里0.5-1只,每只貉每天吃300克肉,每平方公里總量不到兩公斤的腐肉,也就夠這些貉吃一個星期。

等狗獾醒來,肉就都已經被貉吃光了,狗獾就沒得吃了。

貉的第二個獲勝秘訣是「撐死膽兒大的貉,餓死膽小的獾」。

狗獾由于行動笨拙,它害怕遭到狼和猞猁襲擊,不敢離窩太遠, 只敢在洞口附近覓食,或者在兩個巢穴之間做直線移動,這大大限制了它的覓食范圍

這是動物學家用無線電遙測技術得到的狗獾行走路線圖,可見,它幾乎在兩個窩之間走出了完美的直線,這是為了最大限度的躲避可怕的天敵——狼和猞猁。

狗獾行進路線示意圖,顯示狗獾在獾窩之間走出了近乎完美的直線

而貉就不一樣了,它非常敏捷,當遇到狼和猞猁攻擊,它能很容易躲避,所以它大可以放心地拓展自己的覓食范圍,大膽地到處找肉吃,怎麼都餓不著。

而且,貉和狗獾通常就在一個窩里冬眠,貉起得早,就先把獾窩周圍的腐肉都吃光了,再到別的地方去找吃的。

等倒霉的狗獾醒過來,周圍早就沒得吃了,它只能啃一些草葉子充饑。

一直到3月底雪融化以后,食物狀況才能得到改善,在此之前的一個多月,狗獾就要一直餓著肚子。

趕上有的年份冬季特別漫長,再來個倒春寒,很多狗獾就會因此被餓死。

巢穴爭奪戰

貉和狗獾大戰的第二戰場是巢穴爭奪戰。在這個戰場上,貉繼續發揚自己的厚臉皮精神,最后靠一招「貉占獾巢」,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貉自己不怎麼會挖洞,但它冬眠和夏天養育幼仔,都需要有個窩。于是,它就想住到別人建好的窩里。

狗獾建的窩是森林里質量最好的窩,洞口深、里面寬敞,溫暖、舒適又安全。

狗獾窩

于是,貉就一心想到狗獾窩里去住,但狗獾不情愿啊,你來又不交房租,還來搶肉吃,我憑啥讓你住。于是它們就會發生激烈爭斗。

正面沖突,貉不是狗獾的對手,狗獾體重平均在貉的兩倍左右,兩只貉都不一定斗得過一只狗獾。

而且,貉只是夫妻結對生活,頂多就倆;狗獾是2~10只組成一個大群,一起生活,數量也是狗獾大占優勢。專家已經目擊到14次狗獾驅逐成年貉了,每次都是獾把貉攆得滿世界跑。

雖然貉不是狗獾的對手,但它勝在敏捷, 每次被攻擊都能躲開、逃走,過一會兒就又死皮賴臉地回來了。因此,狗獾很難把成年貉徹底驅逐。對于狗獾而言,貉就像嗡嗡繞著飛的蒼蠅,打又打不死,趕也趕不走,只能忍著。

獾群規模很大

為了永絕后患, 老實的狗獾也學了一個壞招:它們會趁著貉孩子小的時候,對它下手,有一年6月,專家曾在同一個獾窩附近,一周之內發現了兩具貉幼仔尸體,上面獾的咬痕清晰可見。

2019年夏天,有一對狗獾夫婦攻打了一個貉窩,里面住著貉夫婦和它們的8只幼仔。貉夫妻倆聯手也就能勉強能對付一只獾,這次來了兩只,它們當然不是對手,只得倉皇撤退,在撤退中,有只小貉被狗獾咬死了。

反過來,貉想要殺狗獾幼崽非常難,因為狗獾是成大群的,一群獾會相互照看彼此的幼崽,貉沒辦法得手。因此,在正常情況下,正面沖突狗獾是必勝的。

幼貉

貉正面打不過狗獾,于是它就玩起了陰的。它竟然趁狗獾冬眠的時候把它活埋了。

貉和狗獾都會冬眠,但與狗獾相比,貉入睡比較晚、起得比較早,睡得也沒那麼死。狗獾通常每年11月底就入睡了,一直睡到第二年的2月底、3月初,而貉12月才入眠,2月中旬就醒了。因此,貉完全可以在狗獾睡熟以后鉆進狗獾窩里,狗獾就是再不歡迎,也拿它沒轍。

而且, 狗獾的冬眠是深度睡眠,睡得死死的,在洞里幾乎沒有任何活動。而貉更多的只是住在洞里瞇一下、取取暖而已,一整個冬天都還比較活躍。它每隔半個月就要到洞外活動幾個小時、透透氣;即使不外出,它在洞里也很歡,它還經常到隔壁狗獾的「臥室」去串串門,看看熟睡中的狗獾。

熟睡的狗獾

因此,貉有很多機會謀害獾。

謀害的方法很是狠毒,就是用土把狗獾埋了,使它活活憋死。

它們會等狗獾睡熟后,把狗獾「臥室」與外界連接的通道堵死,讓狗獾在睡夢中慢慢窒息。專家至少確認了8例貉活埋狗獾的例子,對這些狗獾進行尸檢發現,它們體況均良好,體外沒有傷,貉堵塞通氣道導致窒息,是它們死亡的唯一原因。

在一個謀殺案中,有個獾窩里住了多達6只狗獾,它們在初冬就齊刷刷地進入了冬眠。不久后,一對貉夫婦就悄悄住了進來。趁著洞的主人在隔壁「房間」熟睡,貉對它們下手了,很快就把通氣道給堵死了。

戴著無線電項圈的貉

春天來了以后,這個窩里只有2只貉醒來了,整窩獾都不再有生命跡象。貉夫妻美滋滋地把獾的尸體從洞里拖出來,當成開春的第一頓大餐吃掉了。

貉活埋獾的確切動機我們還不清楚,專家認為,貉可能只是單純地想和獾分開,有個自己的獨立空間,就想在中間砌一堵墻,不料卻意外把獾憋死了。

但也不排除,貉故意弄死獾,以取得競爭優勢的可能性。

不管動機是什麼,用上這個損招,貉是受益匪淺,不僅達到了搶占獾窩的目的,第二年夏天也不必擔心再有房主再來驅趕它們,因為房主已經被它變成了口糧,這還順帶解決了早春的糧食危機。

但作為房主的狗獾可是給坑慘了,據粗略估計,每年都有十分之一的狗獾以這種方式,被貉活埋謀殺,這導致狗獾種群數量逐年下降。

這種獾的大家庭在21世紀初一度很罕見​

到2010年,專家發現,森林里90%的獾窩,里面都沒有獾居住了,取而代之的是,里面都住滿了貉。

更嚴重的是,當狗獾數量減少的時候,它也無力抵御貉的入侵了。例如,在一年的7月初,專家觀察到兩只狗獾幼仔被貉殺死。

專家進一步分析,找到了小獾遇害的原因。這窩獾數量不多,只有兩只成體,于是貉就趁成年獾外出覓食的時候咬死了小獾。如果是大群獾,它們會輪流在家看護幼仔,貉就難有機會傷害小獾。

在小獾群中連成年獾都有可能遭到貉的攻擊。2018年3月,一只狗獾在離巢一公里的地方覓食的時候,遭到了一對貉的襲擊。狗獾先是背靠一棵小樹進行防御,但被貉咬傷了,只得繼續逃跑。之后貉夫妻追著狗獾咬,先后三次捉住狗獾,但狗獾畢竟是塊頭大,每次都成功逃脫了。最后,專家看到貉追著獾逃進了一片林子里,不知道結果如何。

狗獾逃亡和貉追擊留下的腳印,狗獾被咬傷了,流了血

3月正是狗獾剛從洞里出來,四處找肉吃的季節,身體很虛弱。貉已經把獾窩周圍的肉都給吃光了,吃得飽飽的,當它看到狀態很差的狗獾,立即發起了攻擊。而剛睡醒、餓著肚子的狗獾只能拖著虛弱的身體,勉強應戰,結果被貉咬傷,這就叫「趁你病,要你命」。

因此, 當獾的種群密度變低的時候,獾群也變弱了,連正面對抗貉的優勢都不存在了,這種情況下它很難養活幼崽,種群也就無法重新壯大,這就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獾越來越少,直到瀕臨滅絕。

狼與猞猁的「降維打擊」

21世紀初,森林里獾的密度已經很低了,而且還在繼續下降。

2007年的時候,森林里平均每100平方公里有1個獾群,每個獾群有2.6只獾,30%的獾群育有幼崽。

到2009年,獾的數量進一步下降到每150平方公里1個獾群、每群只有1只獾,全都是「單身狗」,沒有獾群還能養育幼崽了。

白俄羅斯Paazierre森林狗獾(灰色)與貉(黑)數量變化趨勢

森林里的狗獾,已經被逼到了「斷子絕孫」的地步,離滅絕不遠了。

難道狗獾真的要就此滅絕嗎?

并不會,因為,在白俄羅斯的森林里,貉說了不算!

不管是狗獾還是貉,它們在森林里都是次級捕食者,它們要受到頂級捕食者的控制。

當地森林里的頂級捕食者,是狼,和歐亞猞猁。

狼正在搜捕貉

當地狼的數量一直處在很高的水平,2015年以后,猞猁的數量呈現出爆發式增長。

與皮糙肉厚的狗獾相比,弱小的貉更容易被狼和猞猁殺死,有經驗的成年貉固然可以憑著敏捷躲過狼和猞猁的捕殺,但幼貉就非常的脆弱。

從21世紀初開始,由于傳染病的流行,貉的種群數量出現了斷崖式下跌。緊接著,狼和猞猁的大量捕殺,將貉的數量長期壓制到了比較低的水平,特別是15年以后, 不斷滋生的猞猁將森林里幾乎所有幼貉都給殺光了,幾乎沒有幼貉能長到成年了。貉終于也嘗到了「斷子絕孫」是什麼滋味。

貉被猞猁堵在了洞里

狗獾于是得到了喘息之機。在2012年的調查中,專家發現,狗獾的數量已經在恢復,平均每10平方公里就有一個獾窩,比3年前增長了15倍;獾群的規模也在擴大,每群平均有3只獾;而且有一半的獾群帶著幼崽,可見獾也已經恢復正常繁殖了。2015年以后,專家發現,狗獾變得越來越常見了。

狼和猞猁雖然也是狗獾的天敵,但它們捕殺了更多的貉,總的結果對狗獾有利。在它們的「幫助」下,狗獾重現了生機,森林也終于恢復了平衡。

今天的動物趣事就到這裡了,如果你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趣味動物世界←全世界有趣的動物都聚集在這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