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非洲紅河豬氾濫成災,很能生且天敵少,非洲吃不完能否引進中國

獨家記憶 2021/09/01
 

草原上動物的生存之道,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我們都會驚嘆於大自然,慶幸自己看到了真實的動物世界,和我一起走進自然,看動物的野蠻生長 文/獨家記憶

 

非洲人民的日子最近可不太好過,鋪天蓋地的麻雀還沒飛走,漫山遍野的紅河豬就來了,吃不完也趕不走,能生就算了還很難抓,當地政府無奈之下,拿出70萬辦比賽抓紅河豬,也沒人能把獎金拿走。

豬中貴族——非洲紅河豬

非洲紅河豬,也稱非洲野豬,拉丁學名Potamochoerus porcus,分佈于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大部分地區,和馬達加斯加島及潮濕草原,正確的念法為紅——河豬,而不是紅河——豬,這樣的斷句也體現了非洲紅河豬的特性,就是身體毛髮以紅色系為主要特徵,並且生活棲息地通常靠近河流或沼澤地區居住,很少遠離雨林。

作為非洲體型最小的豬,非洲紅河豬有著稱得上是豔麗的外表:赤橙色到紅棕色的毛髮,脊背上一道白色條紋從頭頂延伸至脊背,臉部發黑,又長又厚的鼻子很方便它們拱土。成年豬的眼睛周圍以及頜骨、臉頰附近也會有淺色體毛,看上去和戴了個面具一樣。

非洲紅河豬

和其他原產于熱帶非洲的豬種類不同,紅河豬整個身體都覆蓋著毛髮,從外面看不到裸露的皮膚,下巴和側面上的毛髮比身體上的毛髮長。

公紅河豬具有特別突出的面部鬍鬚,並且眼下有疣,面部有鬢,鬢毛花白且具有特別突出的面部鬍鬚。最為特別的是紅河豬的耳朵偏菱形,纖長且端部有毛。

和別的豬類似,紅河豬的幼崽小時候和成年後的花紋、顏色都不太一樣,是一群漂亮可愛的小花豬。

非洲紅河豬幼崽

在野生狀態下,成年紅河豬體重可超過一百公斤,高約八十公分,體長不超過一百五十公分,壽命為10~15年。公豬體型比母豬大一些,鼻子的兩側有明顯的硬骨質錐形突起,有小而尖的獠牙,猜測可能是為了保護與其他公豬爭鬥時的面部肌肉。

非洲紅河豬——靠實力氾濫成災

紅河豬有著特殊的生存技能:遇到危險時會裝睡。關于這個技能紅河豬和北美負鼠大概很有話聊。除此之外紅河豬適應力很強,善于游泳和掘地,也善于偽裝和躲藏,再加上是雜食動物,又是家族小群活動,生存率大大提高。

天敵數量的減少,以及紅河豬本身對生存環境、食物質量要求不高,身體強壯、性情兇狠,而且母豬的懷孕期約120~127天,每胎最多6仔,繁殖數量驚人,所以目前紅河豬在當地的自然環境中活得逍遙自在,再加上捕捉難度較高,這讓人類通常不選取它們為首要目標,所以完全沒有滅絕的危機,現在更是已經氾濫成災。

非洲紅河豬母子

非洲紅河豬經常偷吃當地的農作物,對木薯和山藥等農作物造成損害,已經成為非洲當地對農業危害巨大的動物。當地政府還舉辦過獵豬大賽,為此還拿出來了70萬來當做獎金,但由于紅河豬實在太難抓捕了,沒有人能拿到這筆豐厚的獎金,即使是經驗老到的獵手,也只能望豬興歎。

但無論如何美麗兇狠,既然是豬的一種也就肯定難逃作為食物的命運。據說紅河豬的肉肥膘很少,肉質鮮美,營養豐富,因而成為了當地人的美食,但這樣的狩獵活動似乎無法撼動它們的數量半分。

非洲紅河豬分佈

引進紅河豬?警惕物種入侵!

有人提出,或許可以將非洲紅河豬引進中國。中國對豬肉的需求非常大,而非洲紅河豬繁殖能力強數量多,兩者結合不就剛剛好了嗎?

話是這麼說,但如果決定引進,那麼在這其中涉及的問題也有不少,去掉資金、人員、配置等方面的問題,首先要考慮的就是是否會造成物種入侵。

非洲紅河豬母子

物種入侵,就是指一個地方定居的生物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沒能進行養殖,反而在野外生活,因為在陌生的環境裡沒有天敵,也沒有能夠限制它發展的其他因素,從而大量的生殖繁衍。

生態圈就好像人類居住的房子,在漫長的發展期裡面一點點地完善裡面的系統,就好像人類裝修房子和配置傢俱,如果缺少了其中一些小物品,比如水杯、盤子,那還可以繼續生活沒有太大影響,但如果缺少了床、沙發,或者多缺幾樣,那這個家就沒法住下去了。

而物種入侵就好像把工作的地方的專用工具帶回了家,如果在家能使用還好,若完全用不到的話,看著礙眼不說,還會侵佔家裡其他物品的空間。

再通俗點說,就好像把一群生活在有貓咪地方的老鼠,放到了沒有貓咪的地方,沒有貓咪抓捕就沒有生命威脅,只要能找到食物,那麼沒過多久一小群老鼠就會發展壯大成一大堆老鼠,那畫面想想就太可怕了。

而非洲紅河豬就是上述所說的「老鼠」,原本在有天敵的環境生活的時候,天敵每天都會捕獵,多多少少會削減些數量,但如果放到「沒有貓咪的地方」也就是中國來,沒有「貓咪」也就是天敵,那麼只要監管不力,逃跑了幾隻,以中國的物產豐富程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幾隻就會變成幾群,不僅會給當地的農民帶來不小的農作物經濟損失。

非洲紅河豬

總而言之,非洲紅河豬再好看也不能蓋過它屬于害獸的事實,而且非洲紅河豬未來是否會引進中國、如果引進又當如何做等問題還需要更多的探討和斟酌。

我會欣賞人類的善良,也喜歡可愛的毛茸茸的動物。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覺得心疼,它就不存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歡迎來到:趣味動物世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