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隻母老虎的最後三餐:吃懶熊、啃穿山甲,最後與毒蛇同歸

獨家記憶 2021/10/28

對于我們人類來說,平常吃東西是有講究的,奇奇怪怪的東西不亂吃,有危險的更是堅決不能吃。其實對野生動物來說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有些動物可能由于外因或內因選擇了和同類完全不同的食譜,最終這份「黑暗料理」或許會要了它的命。

下麵就講一講一隻老虎亂吃東西釀成的悲劇。

2016年9月,在印度卡納塔克邦邁索爾縣的保護區中,一隻正值壯年的8歲母虎神秘死亡,初步檢查並未發現任何明顯的外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帶著這樣的疑惑,負責屍檢工作的獸醫接著又剖開了老虎的肚子,如果胃內沒有食物,那麼虎的死因有可能是饑餓。然而結果卻讓獸醫大吃一驚,這只母虎在死前那段時間,非但不存在饑餓問題,而且伙食還非常另類。

接連吃掉懶熊、穿山甲和毒蛇,老虎因為亂吃東西吃死了自己?

在母虎的胃中,獸醫總共發現了三隻動物的殘骸。首先進入視線的是懶熊的爪子,這可是很了不得的獵物,對于孟加拉虎來說,兇猛好鬥的懶熊絕非它們的常規獵物,大部分保護區的老虎食譜中壓根沒有懶熊,少數地區也只占2%以下。前面我們提到,母虎身上並沒發現顯著的外傷,當時它應該是毫髮無損地捕殺了熊,因此這頭倒楣的懶熊不太可能是老虎死亡的元兇。

懶熊是老虎的勁敵

接下來的第二隻獵物是一隻穿山甲的殘骸,這也是相當罕見的,不得不說,這只母虎似乎尤其偏愛那些奇奇怪怪的食物,在吃東西這方面一點都不常規。我們知道,穿山甲只是比較難啃,在捕食和進食過程中不存在什麼潛在危險,這對于解答老虎的死因仍然沒什麼幫助。

最後一隻獵物無法簡單地用怪異二字來形容,如果說老虎吃熊和穿山甲尚且在人們正常的認知范疇中,那麼在老虎胃中發現毒蛇或許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是聞所未聞的。這是一條圓斑蝰的頭部和尾部,圓斑蝰廣泛分佈于南亞地區,以毒性劇烈著稱,是印度咬人最多的毒蛇之一,這個發現基本上鎖定了老虎的真正死因——被蛇咬了。

獸醫指出,體表無明顯外傷排除了內鬥或捕獵受傷的可能,頭部、爪子和皮膚完好無損表明這不是偷獵者所為,胃中未消化完的肉否定了饑餓而死的推測。一隻正值壯年的健康母虎在吃完東西後幾小時內就突然死了,顯然這條圓斑蝰就是它最後的晚餐。

案情重演——一次小摩擦是怎麼演變成同歸于盡的局面的?

我們試著把案情重演一遍——這只母虎發現了一條圓斑蝰,而圓斑蝰面對老虎採取了不躲不避、原地反擊的策略,這是圓斑蝰面對威脅時的常見行為。這一行為更加激起了老虎的攻擊欲望,從這只虎腹中的懶熊和穿山甲來看,我們有理由認為它比一般的虎更大膽,同時對其它動物有很強的好奇心。于是戰況就這麼升級了,一場原本可以各退一步各自安好的遭遇戰演變成「既分高下也決生死」的決鬥。

當老虎殺死毒蛇,把對方的腦袋和尾巴吞吃入腹時,它絕對料想不到,在戰鬥中一閃而過的刺痛感最後會要了它的性命。

事實上,被圓斑蝰咬死的猛獸何止這只老虎,幾個月前,印度馬哈拉斯特拉邦的一頭成年公懶熊也栽在圓斑蝰手裡了。大約十年前,奧利薩邦的一家動物園發生了類似的事故,受害者是一頭8歲的公懶熊。這麼多的猛獸死在圓斑蝰嘴下,這種蛇的致命之處到底在哪呢?

圓斑蝰殺死的成年公懶熊

第一口就慷慨送上50%的毒液量,老虎只要被咬上一口就無力回天

這只被毒死的老虎到底被咬了幾口?總共幾口其實並不重要,只需一口就能讓它歸天。學者曾經測試過圓斑蝰的毒液總量以及它第一口所釋放的毒液量,結果發現13條成年圓斑蝰平均毒液量為118毫克,它們第一口就要釋放54毫克毒液,也就是總量的46%。

幼年圓斑蝰更加激進,5條幼蛇平均毒液量是52毫克,第一口就要消耗掉28毫克毒液,比例將近54%。也就是說圓斑蝰第一波攻擊就會向目標注射一半左右的毒液,幼體由于受驚後更緊張,第一口往往會釋放更高比例的毒液。

圓斑蝰的毒性也很強,上世紀60年代,學者用實驗小鼠測定過圓斑蝰的半數致死量(LD50),腹腔注射和靜脈注射的數值分別為0.4毫克/千克、0.133毫克/千克。巴基斯坦圓斑蝰對小鼠的半數致死量為靜脈0.19毫克/千克,斯里蘭卡和印度的靜脈LD50分別為0.24以及0.32毫克/千克。

採集到的圓斑蝰毒液

我們對照圓斑蝰第一口注射的毒液量來計算一下,基本上第一口的劑量就足以殺死老虎和懶熊這樣的猛獸。

圓斑蝰是印度殺人最多的毒蛇「四巨頭」之一,並且很可能是「四巨頭」之首

印度是著名的蛇傷大國,由于人口密集,毒蛇種類多,醫療條件也比較差,該國每年死于毒蛇的人數是非常驚人的。2011年的一份研究指出,印度每年有4.59萬人被毒蛇咬死,去年最新的研究也證實了這個數字毫不誇張,該文章估計,2000~2019年這20年間,印度總共約有120萬人死于毒蛇,分攤到每年大概是5.8萬人。

儘管印度棲息著超過60種毒蛇,但大部分的蛇傷案例是由被稱為「四巨頭」的四種毒蛇包辦,它們分別是圓斑蝰、印度眼鏡蛇、印度環蛇以及鋸鱗蝰。這四種蛇在印度廣泛分佈、毒性強,受驚擾後攻擊性強,因此在致死數量上遠遠甩開了其它毒蛇。如果要在這四大天王中再選出一名冠軍,那圓斑蝰可以說是當仁不讓,接下來我們來看一組數字。

印度那格浦爾政府醫學院于2006~2008年收治了432名蛇傷患者,其中172人沒有表現出任何中毒跡象,另外260名患者存在局部或全身中毒症狀。有116個案例(44.6%)未能識別蛇的種類,其餘144例被「四巨頭」包圓,而圓斑蝰一馬當先占了28.5%,其次是鋸鱗蝰11.5%,環蛇和眼鏡蛇分別為8.1%和7.3%。在致死案例方面,圓斑蝰咬死22人,致死率29.7%,環蛇8人,眼鏡蛇7人,鋸鱗蝰3人。

圓斑蝰骨架

在去年那篇總結過去20年印度蛇傷事件的論文中,學者回顧了33篇嘗試識別毒蛇種類的文獻,結果顯示,蛇傷案例中多達43.2%是圓斑蝰所為,幾乎占了半壁江山,這個數字或許有些虛高,但多少也能說明這種蛇在「四巨頭」中的超然地位。

和所有毒蛇一樣,圓斑蝰並非主動的天生咬人狂,這種蛇咬人主要是這麼幾種情況:農民白天在稻田裡勞作,或者手工採摘花生,手和腳驚嚇到圓斑蝰,引起毒蛇自衛式的攻擊。還有就是晚上有些人走路不帶電筒,不小心一腳踩上了圓斑蝰,也會招致蛇的報復。

儘管圓斑蝰每年都會殺死不少人,但是很多印度人對這種蛇仍然保持著尊重和關懷。兩年前有位印度爬蟲學家在網上分享了他營救一條圓斑蝰的經歷,當時那條蛇躲進了火車鐵軌的道岔縫隙中,處境十分危險,一旦鐵軌變道就性命難保。好在有個路人及時發現了蛇,並聯繫這名專家實施了營救,記得當時底下有將近一百條評論,幾乎是清一色的肯定和祝福,人們對動物的這種友好態度確實挺令人動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