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只雪豹1歲失去母親,連旱獺都抓不到,捕食時被野狗咬傷,暈頭轉向被人類救下

李超 2022/04/02
 

趣味動物世界專注於分享動物趣事的百科全書。陪妳一起看動物野蠻生長,感受不一樣的生命活力。 文/獨家記憶

 

青海省玉樹州昂賽鄉,地處瀾滄江上游扎曲河流域峽谷地帶,是三江源國家公園核心區域,還是「雪豹之鄉」,同時也是金錢豹、巖羊、馬鹿等眾多珍稀野生動物的家園。

在別的地方,或許難得一見神秘高冷的雪豹,但在玉樹昂賽鄉,雪豹常會在雪線以下的山地活動,還會出現在牧民家附近。

前不久,一只母雪豹追擊巖羊,在巖石上跳躍騰挪,身姿矯健,可惜沒追上,最后餓著肚子給幼崽哺乳。這只母雪豹疑似2016年被救助過又放歸野外的雪豹「春花」。

當時,才1歲大的雌性雪豹,被救回來后,住在狗窩里養了18天傷,就完全康復了。那時也沒正兒八經給它取名字,救護人員就叫它「春花」。幾年后的現在,「春花」已經6歲了,身材健壯,優雅高貴。

失去母親的1歲雪豹,連旱獺都抓不到

每一只雪豹幼崽,都是在母親的悉心喂養下長大的。「春花」也是在母親的呵護下成長,在1歲之前,從來沒為吃飯這件事發過愁,過得無憂無慮。

「春花」在半歲大的時候,就開始跟著母親去捕獵了,一開始是躲在一旁觀看,漸漸地開始參與到其中,學會了一招半式。不過,「春花」還沒有獨立狩獵的經驗。

當「春花」長大到1歲的時候,它失去了母親,獨自在山野中流浪。養育幼崽時期的母雪豹,會相當小心謹慎。

「春花」的母親有可能為了捕獵大型動物北山羊或盤羊,不慎被羊角撞傷,無法捕食導致死亡;也有可能是為了保護「春花」,與其他雄性雪豹打斗,傷重而亡。

總之,失去母親庇護的「春花」,還沒有能力去建立領地,而母親的領地說不定已經被別的雪豹占據。

「春花」艱難求生存,沒辦法捕捉大型獵物,就去抓旱獺。然而,「春花」沒了母親,驚慌失措,又累又餓的時候,才憑著本能去捕食。

旱獺從地下洞穴鉆出來覓食,「春花」從巖石后跑出去,張大嘴巴想咬旱獺,但旱獺先一步逃了,眨眼間就鉆入洞里了。

也許了餓到體力不支,也許是缺乏經驗,「春花」捕食失敗。以前跟著母親捕旱獺的時候,輕巧又簡單,現在想吃個旱獺咋就這麼難呢。

兩次下山覓食,都遇到野狗,被圍攻咬傷臉和腿

一般來說,雪豹2歲左右開始獨立,建立自己的領地。但「春花」沒有捕獵經驗,更別說去建立領地了。

萬般無奈之下,只好見什麼都吃,甚至還會吃點植物充饑,偶爾運氣好捕到一只野雞就是大餐了。原本漂亮可愛的「春花」迅速消瘦下去。

求生的本能,促使「春花」往低海拔山地去捕食,但才抓到一只鼠兔,就遇到一群流浪野狗,一個眼神不對勁,就打了起來。

「春花」遭到圍攻,卻沒有找機會逃跑,反而迎上去,痛痛快快地打了一架。結果就是,額頭被咬傷了,嘴角邊也有了小傷口。幸好傷口不深,很快就結痂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春花」再次下山,出現在牧民住處附近,又與野狗狹路相逢。也許是因為有「前仇舊恨」,野狗瘋了似的襲擊「春花」,才不怕它鋒利的牙齒和爪子。

本就體弱的「春花」,這次吃虧大了,正專心對付前面的野狗,后面卻遭到另一只野狗的襲擊。野狗一口咬住它的后腿。

「春花」的后腿被咬傷了,血肉模糊的,回過頭去咬野狗。等它終于擺脫了野狗,已經精疲力竭。

零下20℃,在路邊暈頭轉向,被人救下

當時是2016年1月份,天寒地凍,氣溫低至零下20℃。「春花」艱難跋涉到路邊,已經暈頭轉向,走著走著就在原地轉圈,搖搖晃晃地摔倒在地。

盡管如此,「春花」還是掙扎著站起來,繼續緩慢地向前走著。對受傷的動物來說,待在原地不動,幾乎是在等死。

幸好,這時有巡護人員路過,發現了「春花」。停下車來觀察,發現「春花」額頭上有傷口,后肢也不靈活,每走一步都很吃力。

「春花」見到人也不排斥,沒有想逃跑,還睜大眼睛看著人,神情可憐兮兮的。當巡護員查看「春花」的傷勢時,它沒有過激反應,而是溫順地躺在地上。

救助人員將「春花」抱上車輛,將它安置在當地一家人的狗圈里。檢查后發現,「春花」頭部有多處已結痂的舊傷痕,像個「癩皮豹」了。它腿上的傷口是新傷,比較嚴重。體質瘦弱,營養不良。

不管怎麼樣,吃盡苦頭的「春花」好歹保住一條命,暫時不愁吃喝,有人幫助療傷了。

一分鐘吞掉6斤牛肉,一天要吃20斤食物,吃飽后還會用前肢擦擦嘴

「春花」是一只能屈能伸的雪豹,而且識時務。住在小小的狗圈里,溫順得像只貓咪,讓人心生憐愛。

一開始身體太虛弱了,進食都困難,只好喂它一點骨頭湯。2天后,精神明顯好了很多,見到人都充滿警惕性。可見,雪豹有很強的自愈能力。

有人在的時候,它不吃東西,一直保持戒備的狀態,等人離開了,它立馬狼吞虎咽起來。「春花」已經恢復了體力,喂給它的牛羊肉都吃掉了。

經過5天的療養后,「春花」精神飽滿,警惕性更強了,并且會對人做出威嚇的動作,能耐了。之后,「春花」的飯量慢慢增加了,從一天10多斤牛肉,增加到一天20斤牛肉。

給它投喂食物,人一走開,就迫不及待開吃。據三江源國家公園工作人員介紹,一分鐘左右,「春花」就吃掉了6斤帶骨頭的牦牛肉,進食速度飛快,吃飽之后還會用前肢擦擦嘴、擦擦臉。另外,給它裝水喝的鋁盆,被它咬穿了好幾個洞。

從「春花」身上就可以知道,雪豹有著驚人的咬合力,不僅可以咬碎骨頭,還把鋁盆給一口咬爛了。

當它張大嘴巴咬牙咧嘴時,神情兇狠,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牙齒。犬齒發達,像利刃一樣銳利;前臼齒側扁,呈三角形;裂齒外側也有齒尖,異常鋒利。

雪豹的一口牙齒,是猛獸的標志,在捕獵、進食時,發揮關鍵作用。

養傷18天后放歸,一出籠子就跑到山上,還學會了捕巖羊

雪豹「春花」在狗圈里住了18天,身體已經恢復,除了不明顯的傷疤痕跡,已經看不出什麼異樣。

「春花」的一雙大眼睛十分犀利,有人靠近就發出低吼聲示威,渾身散發出一股不可侵犯的氣質,野性十足。為了不消磨雪豹的野性,應當盡快放歸。

野生動物保護專家對「春花」進行最后的檢查,并將放歸地點確定在昂賽鄉境內的嘎東日瓦山,這里距離救助地點不遠,熟悉的環境,可以讓它盡快適應,而且食物資源充足。

當鐵籠打開時,「春花」迅速竄了出來,四足凌空,奔跑的姿勢矯健,速度驚人。不回頭地向前跑去,像離線的箭一樣,眨眼間就跑到山坡上了。

嚴格來說「春花」還是個未成年,就算放歸了,野生動物救護人員仍然為它擔心,不知道它是否能獨立狩獵,是否能在野外生存下去?

之后,救護人員在嘎東日瓦山放歸雪豹的區域巡邏,希望能夠再發現「春花」的蹤跡,希望它已經學會獨立生存。

最終在一處巖石下,發現地上有雪豹的足跡,還有打斗、拖拽的痕跡。順著痕跡找去,大約200米外,一處相對隱蔽的地方,發現了一只死亡的小巖羊,臀部已經被吃掉,身上有多處傷口。

根據現場情況判斷,應該是一只捕獵技能還不太熟練的雪豹,纏斗許久才將小巖羊拿下,很有可能是「春花」干的。它終會建立自己的領地,當上「雪山之王」。

雪豹沒追到巖羊,餓著肚子給幼崽哺乳,疑似「春花」

幾年后的現在,當地牧民再次在野外見到一只雪豹,因它的額頭上似乎也有小疤痕,疑似當時救助過的「癩皮豹」。真的會是「春花」嗎?

雪豹追擊巖羊,在巖石間奔跑,矯健而靈活,但巖羊機警靈敏,借助地形,驚險地逃跑了。雪豹沒能捕到獵物,有點無奈地奔回原地。這時,巖石后面跑出來2只嗷嗷待哺的春花豹。

這只疑似「春花」的雪豹,帶著2只幼崽走了一會兒,餓著肚子給幼崽哺乳。算一算時間,「春花」到現在已經6歲了。

我們可以推測,當時的「春花」回歸自然,在經歷過艱難捕食、被野狗圍攻之后,自身的戰斗經驗已經提升。憑著自身的能力,建立了自己的領地,并且開始繁育后代,說不定已經生過幾胎雪豹寶寶了呢。

結語

2021年5月救助的春花豹「凌夏」,也是1歲大,也是因為失去母親,無法獨立生存,才會被救助,與「春花」的情況相似。希望「凌夏」也能成功回歸自然。

今天的動物趣事就到這裡了,如果你沒看過癮,可以關注我的粉絲頁:趣味動物世界←全世界有趣的動物都聚集在這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