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世界上最神奇的山羊」:體重200斤,卻能"飛檐走壁",大戰美洲獅!

陆凡 2022/06/15

去年12月中下旬,一位來自美國的攀登者,在攀登至蒙大拿州布里奇斯山脈某峰頂時,偶遇了一對親子雪羊。大一點的雪羊歪著腦袋看人的樣子屬實可愛,仿佛在說,「這兩驅的猴子也能上來?」當峰頂斜陽鋪灑在雪白羊毛上時,圣潔而安寧,仿佛,是看到了兩只徜徉在俗世的精靈。

要知道,落基山脈的海拔高度,絕大多數分布在2134米至3048米之間,有的頂峰甚至超過了4000米。并且山體陡峭,山壁上大多分布的是苔蘚等植被,人類不借助專業的登山設備是不可能登頂的。

可是,攀登者偶遇的雪羊,卻對周圍的險峰峭壁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事實果真如此嗎?

落基山雪羊的一天

綿延美國和加拿大西海岸的落基山脈,是雪羊們的主要活動地區,因此他們又被稱作落基山羊。在傳統認知中,「輕功卓絕」的生物,體型應該都比較苗條,但是令人驚訝的是,雪羊的身材不僅不苗條,甚至有時候還顯得有些笨重。

成年雄性雪羊的體重,可以達到100公斤,快接近兩名成年人的體重了。加之它身披厚厚的羊毛,遠遠看去,就像一頭牦牛,完全無法將它的身材與攀巖聯系起來。可是,攀巖卻是雪羊的日常活動之一。

2005年12月,著名的美國探險家羅伯特·皮瑞,受雇于當地一家電視臺,進行關于哥倫比亞冰原稀有動物的報道。冰原形成于冰河世紀,現在全球現存的冰原除了南極圈與北極圈,也只有哥倫比亞冰原這一處了。

在皮瑞一行人,抵達哥倫比亞冰原時,四周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雪地和陡峭的山峰,全然沒有生物的影子,直到第二天,他們才偶然發現了雪羊的身影。當時他們正駕駛車輛,經過一處峽谷。不經意抬頭、發現了峭壁上一個雪白的身影。

高高的山谷上,一頭壯碩的雪羊,立在一塊突兀的巖石上,靜靜地俯瞰著山下的風景。冰原上的風,帶著零下幾十度的寒氣,吹拂著它雪白的毛發。

只見它在巖石邊停留了一會兒,隨即后腿一蹬,以直立的姿態在空中完成了180°的轉身,繼續向峭壁的更高處蹦去。那可是「一線天」中幾乎垂直于地面90°的峭壁呀!可是在雪羊的蹄下,卻仿若平地一般。

至此,皮瑞一行人關于冰原探秘行動的帷幕,就此拉開。在這段為期半個月的探秘旅途中,一頭雌雪羊的一天,可以說是這段經歷中,令人印象最為深刻的。在皮瑞等人攀登至海拔兩千米左右時,「偶遇」了3只雪羊,2只雌性雪羊帶著1只羊羔,在巖壁上尋找苔蘚,舔舐鹽分。

正在他們架好攝像機,準備拍攝這祥和的一幕時,一對不速之客的到來,打破了此刻的寧靜。一對金雕正從遠處朝這邊飛來,其中1頭雌性雪羊很快警覺到金雕的到來,立刻將羊羔護在了自己和另一頭雪羊中間。

體積較小的金雕朝著3頭雪羊俯沖下來,利爪朝著前面一頭雪羊的脖子抓去,但是雌雪羊隨即俯身,讓金雕失手了。就在此刻,另一頭金雕向中間的羊羔直撲下來,護在羊羔后面的雌雪羊,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在金雕即將臨近時,奮力向它沖去。金雕隨即受傷落地,撲棱了兩下之后,便放棄了這次的行動。

但是,主動向金雕發起攻擊的雪羊也受了重傷,休息片刻之后,3頭雪羊朝著「大部隊」羊群進發,但是由于受傷過重,在行進了幾公里之后,受傷的雪羊不得不靠在一塊巖石上休息,另一頭雌羊和羊羔紛紛來舔舐它的傷口。片刻之后,它們也不得不離去,因為脫離大部隊在這片冰原上就意味著死亡。

受傷的雪羊,在同伴離去后,選擇了另一條上山的路繼續行進。由于雪羊的表現十分反常,于是在思考了片刻之后,皮瑞只身一人,帶著一部便攜式攝像機,尾隨雪羊進行拍攝。

他們不斷向高處攀登,就在皮瑞快要支撐不住時,雪羊終于停下了腳步,朝著山巔的一塊巖石縱身一躍。也許是這一躍耗光了它所有的力氣,它的身子漸漸軟下來,趴伏在巖石上,一動不動。

此時的皮瑞回想起,來冰原前做的「功課」——經常會有地質學家在山巒頂峰發現被掩埋的羊骨,想來這頭勇敢的雪羊,也是打定了這樣的主意。與其葬身其它野獸的腹中,不如選擇這樣的方式,有尊嚴地死去。清清白白地來,最后,讓冰原上的風帶走它的生機。

雪羊和它的「天敵」們

盡管雪羊生活的環境,對世界上大部分已知物種來說,已經是非常苛刻。畢竟2000米海拔的覓食高度,峭壁間的棲息環境,零下50°的嚴寒,已經「勸退」了大部分獵食者。但是,在它們的生態系統中,仍然存在天敵。除了金雕之外,還有美洲獅和高山狼群。

在我們的文化中,「羊」似乎是溫柔、弱小的代名詞,可是這個標簽,卻完全不適用于落基山雪羊。因為它們敢于正面和猛禽、猛獸干架!一組架設在冰原上的鏡頭,就捕捉到了雪羊「反殺」美洲獅的珍貴影像。

原本在峭壁上悠閑地吃著苔蘚的雪羊,被一頭「摸」上巖壁的美洲獅偷襲,由于美洲獅先發制「羊」,背靠巖壁不斷揮拳對雪羊發起攻擊。被打懵了的雪羊,一時立在原地,至少緩了5秒才慢慢「開機」。

于是,就出現了雪羊立在背對著懸崖、美洲獅背對巖壁,兩者「咣咣撞頭」的場景。不過,雪羊可不是什麼好打發的「小動物」,它以體重的優勢,逐漸掌握了戰斗的主動權。一個回身,將美洲獅擠出巖壁。一俯身一抬頭,腦袋上那對30厘米長的羊角,就給了美洲獅「致命一擊」。

胸膛上被穿了2個血洞的美洲獅,意識到自己在不跑,可就不是吃不到肉這麼簡單了,于是一瘸一拐地跑下山崖。眼見美洲獅離去的雪羊,得意洋洋地踏在巖壁突出的小石塊上,目中仿佛有譏諷,如果它能說話,說不定「小垃圾」三個字就脫口而出了。

如果說,遭遇美洲獅或者金雕,雪羊尚且有一戰之力。那麼遇到高山狼,可能連雪羊也只能「交代在當場了」。這倒不是說,高山狼的單體戰斗力有多強,而是高山狼善于發動團隊作戰。它們也知道自己單打獨斗不是雪羊的對手,但是它們足夠「雞賊」,每每發現落單的雪羊,高山狼就會通過嚎叫,集結一支由五六只狼組成的隊伍,它們會將雪羊趕到山崖上窩風的洞窟,但卻不會發動攻擊。

這時,雪羊看著狼群不上,就開始繼續埋頭吃草。怎料狼群陰險的「圍殺」計劃這才剛剛開始。狼群開始在雪羊周圍瘋狂地來回奔跑,雪羊看到這一幕估計只會在心里罵一句「蠢貨」,這不是浪費自己的體力嗎?

誰知,狼群的奔跑卻引發了小范圍的雪崩,由于雪羊被驅趕到了窩風處,很容易被塌下來的冰雪壓住,從而失去反抗能力,不消一個小時,就淪為了狼群的口糧。不過,這樣的攻擊也只能在冬天奏效。因為,在夏天,它們可以自由地在峭壁上穿梭。

飛檐走壁——雪羊的種族天賦

那麼,是怎樣的身體構造導致雪羊能夠在峭壁上如履平地的呢?其實,這樣的種族天賦主要得益于雪羊的四只蹄子。雪羊的四蹄短小粗壯,蹄子周圍分布著一圈堅硬的外緣,內部柔軟,像極了四只專業的登山靴,為雪羊日常的攀登作業,提供了極強的抓地力。

除了身體本身的結構使然,雪羊的運動模式也支撐了它們在陡峭的巖壁上生存。來自卡爾加里大學的生物力學研究員達倫·斯蒂芬尼辛曾經通過觀察發現,在完成跳躍動作的過程中,雪羊通常會通過觀察,發現目的地,然后用后肢發力,前肢收緊。

在接近目的地時,再充分舒展后肢,并展開前肢,「扒拉」到可以立足的巖石上,達到垂直穩步攀登的目的。當然蹄子面積較小,也有利于雪羊在巖壁上「行走」時,更加容易發現著力點。

和普通的小羊不同,雪羊不僅有超強的戰斗力,還有堅毅果敢的質量。盡管雪羊暫時還無法戰勝狼群,但是它也因著環境的變化變得越來越聰明。

由于越來越多的人類攀登者出現在了雪羊的「領地」,而鹽分又是雪羊每天必須攝入的成分,相較于以往下山覓「鹽」躲避天敵的攻擊,聰明的雪羊們找到了更好的代替方案——通過人類尿液汲取鹽分。

因此,哥倫比亞冰原也形成了一道「另類」的風景線,每每有人類來到雪羊們的棲息地參觀,都會有幾頭「好奇寶寶」似的雪羊尾隨而至。從某方面講,這算不算另一種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方式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