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上演狂蟒之災,國寶考拉不光面臨山火威脅,千百條巨蟒正在路上

獨家記憶 2021/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考拉,是澳大利亞特有的一種有袋類動物。憑著孩童般的身體比例與泰迪熊般的可愛臉龐,考拉不僅是澳大利亞國寶級別的物種,同時也深受各國遊客的喜愛。

不過廣受歡迎的考拉其實也曾有段悲慘的過去,二十世紀初,考拉被大量捕獵,這種人畜無害的動物一度被逼到滅絕的邊緣。

隨後經過幾十年的種種保護措施,考拉的種群數量總算回暖並逐漸穩定,然而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士州的考拉數量近年來由於棲息地破壞而急劇下降,已被這兩個州列為易危物種,因此,對這些種群進行長期監測並調查各種可能會威脅考拉生存的因素,對考拉的保護工作至關重要。

考拉

這項工作在位於昆士蘭東南部的莫頓灣鐵路線附近取得了一些成果,學者羅賓斯等人對當地的503只考拉進行了為期四年的無線電遙測監控。2013~2017年間,他們運用全球定位系統追蹤並及時回收了293只考拉的遺體,通過研究人員檢查最終得以確認這些考拉的去世原因,他們發現,當地的一種大型無毒蛇—— 地毯蟒比預想中更加頻繁地捕食考拉。

昆士蘭東南部的地毯蟒屬於地毯蟒6個亞種中的沿海亞種,同時也是體型最大的亞種。根據學者費恩2001年的調查,沿海地毯蟒成年雌性平均頭體長為1.76米,成年雄蛇平均1.81米, 換算成體全長大概2米出頭,平均2~3公斤重,最大個體超過4米,體重可達11公斤。相比之下,昆士蘭的 成年雌性考拉平均4.45公斤,成年雄性平均6.45公斤

習性方面, 地毯蟒屬於半樹棲蛇類,是專職伏擊的掠食者,通常在夜間更為活躍,在溫暖的月份地毯蟒會顯著增加地面活動的時間。而 考拉同樣主要在夜間活動,為了從一棵樹移動到另一棵樹上,它們必須經常下到地面

此外,考拉和地毯蟒的分佈范圍有很大的重合,理論上地毯蟒可以說是對考拉威脅最大的蟒蛇,沒有之一。通過這些對比,我們不難發現兩者在野外確實存在著互動的可能性,不過具體怎麼回事還得往下看。

地毯蟒纏繞住大量考拉,但多數時候白忙一場

在調查期間,總共有21只考拉(12只雌性,9只雄性)被地毯蟒消滅,佔據考拉去世的7.2%。如果只算本土掠食者所造成的例子(173例),地毯蟒佔據的比例為12.1%。 在所有掠食者中,地毯蟒造成的僅次於澳洲大陸上最頂尖的掠食者——澳洲野狗(51.88%),遠遠超過了家犬(2.73%)。顯然,地毯蟒的捕食是造成考拉數量減少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地毯蟒對考拉的捕食與地點顯著相關,捕食事件中有多達17次(80.9%)是發生在鐵道走廊的西邊,靠近淡水河岸植被的灌木叢。同時, 地毯蟒的掠食也有著明顯的季節性變化,夏季的蟒蛇是最活躍的,捕食了15只考拉, 而冬天則完全沒有

溫度是極為重要的影響因素,調查顯示,地毯蟒對考拉的捕食全都發生在日間溫度超過24攝氏度(溫度范圍24.7~31.6攝氏度)的日子,可見這個溫度下的地毯蟒相當活躍。

學者發現, 21個地毯蟒捕食的例子中,只有8例蟒蛇最終吞下了考拉,另外13例中,考拉被纏住去世後,蟒蛇在嘗試吞食後放棄了獵物。在調查過受害者的年齡和體重後,這種現象的產生原因不難解釋。資料顯示,被吞下的8只考拉年齡在11.5個月~14個月之間,體重只有1.3~2.9公斤,而那些未被吞食的考拉年齡范圍是10.5個月~13歲,體重則是1.3~7.2公斤。

年紀輕、體型小的考拉更容易被地毯蟒吞,其中6只被吞掉的考拉體重不足2.6公斤,相對的,未被吞下的考拉往往體型較大,只有3只低於2.6公斤。因此, 考拉的年齡和體型決定了地毯蟒最終能否吞下獵物

另外,研究者也觀察到了一次地毯蟒針對考拉的捕食嘗試,一隻亞成年雌性考拉在被地毯蟒抓住時從樹上掉了下來,被研究人員帶回了救助站,經檢視,考拉右前肢的傷口中還嵌著2顆脫落的蟒蛇牙齒。這只幸運的雌性考拉幾天後順利恢復並被放歸野外。

地毯蟒為何頻頻向無法吞下的成年考拉出手?

前文我們談到,在2013~2017年這四年間,在所有考拉中,大約有7.2%的個體要歸咎於地毯蟒的捕食,此外,一些失蹤的幼年考拉和即將擴散的亞成年考拉,也被推測於地毯蟒。由此可見,地毯蟒捕食造成的結果是不可忽視的。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有21只考拉被地毯蟒捕獵,但只有8只(38%)被吞食,62%的情況下地毯蟒最終放棄了獵物。 被吞下的8只考拉無一例外都是未成年個體,平均體重只有2.14公斤,而其餘13只受害者平均重達4.13公斤,約有一半是成年個體,獵物體重上的差異造成了地毯蟒對獵物處理方式上的不同。

過去的文獻從未記載過地毯蟒拿下獵物但最終未能吞下的例子,這種「浪費」行徑或許在野外曾經出現過,但想必是極為罕見的,因為消耗大量能量甚至冒著受傷風險去進攻體型大到無法吞下的目標,理論上應當是蟒蛇極力避免的。

然而,本文中的地毯蟒卻在62%的案例中進攻了那些根本無法吞下的考拉,考慮到成年考拉被進攻後具備一定的反擊能力,有可能在對抗中咬或抓了地毯蟒,蟒蛇頻頻向成年考拉出手絕非明智的選擇。

為何地毯蟒面對考拉的表現如此激進,多次選擇無法吞下的考拉做目標呢?研究人員有兩個推測, 第一是地毯蟒在某些例子中根本無法確定考拉的大小,對於機會主義的伏擊掠食者來說,這似乎也說得通。這樣看來,蟒蛇在野外錯判獵物大小導致最後吞不下的情況可能比預想中要多,畢竟被蟒蛇纏住後丟棄的獵物從外表上看仍是完整的,不仔細查看的話恐怕很難知道這是蟒蛇所為,因此一些類似的例子可能會被忽視。

第二個可能的原因是,該地區可能缺乏其它的獵物,這可能會迫使地毯蟒不加選擇地向較大的考拉下手。

如今考拉雖無滅絕之虞,但兩州種群急劇下降

今天,全澳大利亞至少有十萬隻野生考拉,這意味著我們可以安全地說,考拉已經遠離了滅絕之虞。然而,儘管不必擔憂物種層面的滅絕,但區域滅絕的風險仍需重視。2012年,鑒於昆士蘭和新南威爾士的考拉數量分別下降了40%和33%,澳大利亞政府將這兩個州的考拉列為易危物種。數年之後形勢更為嚴峻了,世界自然基金會2017年的一份報告顯示,昆士蘭的考拉數量每一代下降了53%,新南威爾士則減少了26%。

昆士蘭和新南威爾士的考拉數量為何急劇減少?人類和山火都需要負一定的責任。 首先,人為因素極大地破壞了考拉的生境,大量的棲息地消失了。造成如此局面的主要因素是砍伐,澳大利亞一直是森林砍伐大國,2000年該國的森林砍伐率高居世界第五,僅一年就整整砍掉了564800公頃森林。如此經年累月的大規模砍伐使得考拉的分佈范圍相比歐洲人登陸前縮小了50%,其中昆士蘭州的情況尤為嚴重,當地的考拉種群自然會受到很大威脅。

其次,昆士蘭和新南威爾士歷來是山火肆虐的重災區,原本當山火燒某片區域的考拉後,其它地區的考拉種群能夠順著連續分佈的棲息地遷入該地填補空缺,然而 當棲息地由於人類活動而碎片化,山火灼燒後的樹木會長出新芽,但是考拉卻再也不會回來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